催眠就是不断的练习

催眠就是不断的练习

亲爱的朋友:

现在是暑假的时候了,看到本土心理联盟发出的通知,“7月15日到8月20日放假,期间房间里没有课程”。知道天气热了、也是暑假出行的时候。

我也在避暑了,厦门的天气实在是热的紧,我一个北方长大的人,在北京夏天已经觉得不堪,到了温热的厦门,更是有些不太适应。于是就跑到了福建屏南,这里是山区,气候不热,不要空调和风扇,水果品种也多,尤其是晚上很是安静,听到的多是虫声的吱吱唧唧。

估计我会在这里呆上一周,好好消一下暑气。晚上听一听净空法师讲的《净土大经解演义》,心头更是清凉无比。

净空法师讲解的《无量寿经》的几个版本,在十年前我就听过、或者看过。还有黄念祖的《白话解》《大经解》,我也都看过,其中《大经解》还是十几年前在北京广济寺里不意之间发现的。《大经解》写的理论性极强,看起来很是受用,尤其是我关心理论的人,看了更是喜欢。

这次在福州,听正祥的吴董提及《大经解》,说是2010年才讲的,有600讲之多。于是就想有抽时间一定看一看。现在“佛弟子网”http://www.fodizi.com/fofa/list/4160.htm上已经有全部的内容,方便大家学习。

说回催眠吧。

那天我和李老师谈及催眠时,他想让我聊聊催眠,他也学习一点,希望能在工作当中用的更好。因为他常规在工作当中已经在运用催眠,只是东学一些、西学一点,见了我这个自称催眠专家的人,更不会放过,一定要教点什么才行。

刚好,我为人好为人师,本身就是一个“催眠话痨”,平时蔫蔫的屁都没一个,一旦说起催眠就眉飞色舞的,让我停都停不下来。我俩个一拍即合。

于是我让他当场做一个演示,叫家铭从办公室出来,由他催眠家铭。

他有些不自然地笑了,说:“这样太突然了吧,我还没有准备。”

看着他有些局促,我笑着说:“我并没想让你准备呀?”

因为客户来时,也不会给我们机会去准备,甚至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要准备些什么。于是我不想给他太多的机会准备,这才是真实演练呀。

坐而论道”非我们这些心理从业人员所宜,因为你要真实的帮助到来访者,不是靠讲大道理能达到的。论道是学院专家学者的事情,“作而行之”才是我们专业工作者的本分。

如果只是空谈催眠的机制理论,我们可以聊上一个晚上,但对他来讲也不会有帮助。就像我在培训学员时一样,“光说不练是假把式”,我一定要学员亲手演练,而且我讲解催眠从来都是边做边讲。这样才会迅速掌握,理论结合实际。

催眠就是要说做就做,也就是“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我在武警系统工作过8年,当军医,曾经是现役军人。军人的训练还是有一些渗入到骨头里的。在部队里听到哨声,不论在夜里睡的多舒服,都要马上打起行装紧急出发。不容你想:“谁这么讨厌,晚上吹哨子。真的假的呀,我要看清楚,问明白再说。”这种情况是不允许的。

“催眠就是说做就做,不能想一想、看一看、等一等、扭扭捏捏的。”我说道。“尤其是不能含糊和迟疑,要做到的是果断和明确”。

我下面演示给他,如果含糊和迟疑会是什么样子。

一个人可以这样说:“不好意思,今天呀,我可能要催眠你一下。其实呢,我也学的不好,嗯,因为吧,马老师让我演示催眠,所以呀,我就做一做,你也别介意。因为呀,我催眠的技术不好,不是很好吧,也会一些,但并不多。嗯,不过呢,你也有可能会进入催眠,但我也不保证了。当然你接触催眠比较多,我催眠的不好,那,你呢,也不要见怪,好不好?”

如果李老师这样对家铭说,不仅无法催眠对方,而且会激起对方的不信任和对立的情绪,这样根本只会让对方更清醒、批判性更强,想让对方进入催眠状态实在是千难万难。

所以作为催眠师,坚定、果断、自信,是最基本的训练。

让我们来做到催眠师的新口号:“来之能催,催之能倒,倒之能睡,睡醒就好。”这就是我们的十六字原则,怎么样,呵呵!

好,今天先到这里,以后接着谈:诱导的次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