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吵架吵的是什么? | 权利的游戏

夫妻吵架吵的是什么? | 权利的游戏

“我们宁愿吵架也不愿面对伤口,是因为生气比起心碎要简单的多。”–克里斯多福孟

 

那天工作室来了一对夫妻,这种场景在咨询室中并不常见。开始我还很替他们开心,因为他们能够觉察到自己以及对方身上的问题。而这种开心,却在他们刚落坐后就渐渐退去。

 

“如果不是他的问题,我们也不至于此。”妻子首先发难,带着情绪对我说。而此时丈夫也好像准备好还击一样,马上跟了一句:“今天看看到底谁有病!”

 

以下是他们在咨询室里描述问题时所产生的对话:

 

妻:“老师,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吗。就因为我真是受够了这个人身上的臭毛病。”

夫:“我也是。别把你自己说那么伟大。好像一直以来我没有牺牲一样。”

妻:“我不伟大,但是至少我知道脱了袜子该往哪里放。您不知道,每次回家,脱了臭袜子就随便扔,跟他说了多少遍放好,就是不听。第二天上班,着急,有一只袜子找不到,就责备我没给他放好。”

夫:“那你看见我扔哪里,就不知道帮我收拾好吗?你还说我,每次你看完电视不关总开关,知道就那么待机状态,多浪费电吗,钱不是最重要的,你懂不懂环保啊。”

妻:“就你懂。我没你说那么夸张,我只是偶尔没关。”

夫:“我才没有夸张!”

妻:“你就是有!”

夫:“没有!”

妻:“有!”

。。。

 

可能看到这里,有些人会噗嗤的笑出来。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对于每个家庭都不陌生。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行为模式太普遍,以至于大多数人会相信这就是亲密关系中的一部分。很多人都觉得有一种常规的解决方式:互相让一步,就可以解决争吵。还用闹到找心理咨询师开导吗?

 

而事实上,这种我们常用的各让一步—妥协,真的就可以把问题解决吗?

 

双面妥协

妥协也有两个方面。第一,你会发现,在实际的妥协过程中,并没有像我们想的那样皆大欢喜。因为妥协本身的意义就是不能完全满足任何一方的诉求,两个人都没有得到真正想要的。第二,妥协往往让我们忽略掉了吵架真正的原因。

 

在上述的对话中,来访者夫妻以及很多旁观者都会认为,他们吵架的原因就是臭袜子没放好,和没有及时关上的电源。

 

而事实上,他们当下的情景是他们本身旧伤的一种投射。吵架的原因在于他们的旧伤,而非一双臭袜子和电源开关。

 

所以,即使臭袜子去了该去的地方、开关关上,他们依旧会因为潜意识中的伤在新的投射而争吵。

 

隐性的权利斗争

在亲密关系中,存在着一种隐性的权利斗争。双方都想在生活中争取存在感和控制权,而极力摆脱的就是被控制和被要求。

 

我们看看这对夫妻在原生家庭中的经历。

 

丈夫的父母从小对他要求很严格,如果他把玩具放在地上没有收起来,父母会直接扔到垃圾桶。当他犯了错误,父母就会很严厉的批评,而且母亲还会时常唠叨他的错误。久而久之,他感觉自己在家中是个做什么都不好的人,有时他甚至想,如果他不存在,可能父母会更幸福,他很害怕自己成为别人的负担。

 

妻子不是独生子女,家中还有个弟弟。父母比较宠爱男孩,让她从小在家中没有存在感。当和弟弟发生争吵的时候,父母也总是更护着幼子。所以,她在家中一直没有话语权,也没什么地位。

 

当他们组成了家庭,从原生家庭中走出来。在他们的心中,好像有一部分的自己终于得到了解脱,可以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就像很多刚开始恋爱结婚的夫妻一样,他们憧憬的二人世界美好,期盼着明天有更多更好的事情发生。

 

他们绝不会在开始想到,在结婚两年后的今天,他们并不是庆祝自己的重生,而是走进了心理咨询室去看谁更有病。

 

带着旧伤争吵

婚姻生活中,这对夫妻在用自己语言或者行为去试图控制对方,借以控制过去的创伤。

当妻子让他把袜子收好,刺激到了他害怕成为负担的那种痛苦情绪。他原以为妻子不会像父母一样,对他乱扔的东西进行指责,而事实上,这种恐惧和担心又一次的袭来。

 

当丈夫要求她关好电源,她在想,我是不是又没有地位了,连个控制开关的权利都没有了吗?她每次让丈夫收好的袜子,他每次都没有做到。她又开始在质疑自己是不是在这个家有话语权。她内心的不安全感和存在感的缺失又再度袭来。

 

有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将这些旧伤,带入了自己的家庭中。我们本来应该用负责的态度去处理自己的伤痛,却往往怪罪伴侣伤害我们。然后我们会尝试控制对方的行为,确保他们不会再犯。

 

 

当你刚开始认识某个人,你看到的就是TA水面上的样子。彼此熟悉之后,对方就开始浸入水中,你会看到TA更多的样子。越是彼此亲密,我们了解彼此水下的部分就越深。点头之交通常是停留在水面附近,好朋友则更深一些,亲密关系则会一直下潜到你所能容许的深度。

 

为什么很多争吵只会发生在最亲密的人之间,因为我们会允许对方接触到我们更多的潜意识故事,而这些故事中,有些是快乐的,有些却是带着情绪的痛苦。

 

面对迎来爱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有一部电影叫做《好的,不好的,丑陋的》。在一开始相遇,你们所分享的都是对方的“好的“。到了幻灭的阶段,你会发现对方潜意识中的旧伤,也就是那些”不好的“,这个阶段继续下去,往往事情会发展成”丑陋的“。很多人以为这成为了亲密关系中最后一个阶段,当我们能够开启内省阶段,你会发现,争吵比起我们去直面自己潜意识中的伤,是更简单的事情。所以,我们往往用争吵来解决所谓出现的“问题”。

 

不过,如果你希望拥有健康、美好的亲密关系,你也许会开始思考如何对自己的愤怒负责,对自己失控负责。充分的去感受它,而不是把怒气加在对方身上,这样你才能发现争吵是为了逃避什么。

 

当你开始愿意去面对自己所逃避的旧伤,无论它另你多么不自在,你都能挖掘出潜在深处的平静与爱。

 

爱会找到出路。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