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催眠术的发展

我国催眠术的真正起源和发展,因文字记载有限,只能见于古籍之中。如唐明皇夜游月宫的故事(见于《唐逸史》《仙传括遗》中):开元中秋夜,明皇于宫中玩月,罗公远奏曰:”陛下莫要至月中否”?乃取杖掷之,化为大桥,其色如银。请上同登,行至大城阙,曰:”此月宫也。”《初刻拍案惊奇》说唐明皇在月宫中看见了一块”广寒清虚之府”的金字匾额,又从宫中仙女处学得了《霓裳羽衣曲》这也许是民间的传说,也许是罗公远使用了催眠本,在暗示下使唐明皇出现各种神奇的幻觉。另外,还有周穆王看到西极天国神仙下凡,能人烈火,能穿金石等记载,都可能是催眠后幻觉的表现。我国儒家的 书籍中也有类似催眠禾的描写,只是认为催眠术为 “怪力乱神”的巫术。催眠术在民间传播也较普遍,古籍中也有记载。我们将,在本章第三节中详细介绍。

我国催眠术的应用也同国外一样,最早见于寺庙中,神职人员常常运用催眠术来传教、占卜、祛疾。他们不但使用自我催眠,也应用集体催眠的方法。他们经自我催眠术后,看上去好似神灵附体,然后为教徒观相问吉。有些人还能使用纯熟的集体催眠术,使教徒们集体进入催眠状态,通过暗示还能使众教徒们听到神的旨意,见到神的姿容。民间巫婆装神弄鬼的失神状态,也具有类似的特点。

我国对催眠术进行真正有系统的研究是在20世纪初,1909年由余萍客、刘钰墀等人首先创建了中国心灵俱乐部(后改为中国心灵研究会),开展丁心理与催眠术的研究工作,出版有关催眠刊物60余种,如《催眠术》、《电镜催眠术》、《催眠疗病学队》、《催眠学问答》等,培训了大批学员。鼎盛时期研究会会员多达八万余人,可说是我国催眠史上辉煌灿烂的时期。但同时,也出现了滥用催眠术的现象,在群众中造成了不良影响,使其声誉急骤下降,甚至受到抨击,从而阻碍了催眠术的进一步发展,不久即陷入了低潮,解放后,仅有少数医生为了治病的目的小心翼翼地应用催眠术,但不敢传授,更谈不上推广。近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和发展,心理科学得到应有的重视,越来越多的人从事这一学科的研究,催眠术作为心理治疗的一个重要内容也开始复苏,值得庆幸的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期全国催眠术讲习班终于1986年10月在山东省泰安市开学了,来自全国的50余名学员参加了学习。在讲习班期间不但进行了理论学习,也进行了示教,运用催眠术治愈了一些”奇病怪症’,一位面黄肌瘦、体弱无力的厌食症患者,3个月未进颗粒粮食,只是以水果充饥;在催眠术治疗中能遵循医生的指令,津津有味地饮水进食。催眠后情绪瞬间好转,愉快地同教师和学员们同桌就餐,见效之速非药物所及。在结业会上还进行了快速催眠示教。通过学习,学员基本上掌握了催眠术的要领,学员返回各自单位后已能使用催眠术进行治疗,取得了满意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