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会因为它的出现,让你觉得该跟这个世界打一架了

总会因为它的出现,让你觉得该跟这个世界打一架了

让我朋友不悦的是有些人做了不合情的事情,说了不在理的话。而这种“不爽”的情绪产生,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本身,或者这些不中听的话。而是我们内心自由感的缺失。 自由感则是指我们有能力去说“不。”。

总会因为它的出现,让你觉得该跟这个世界打一架了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裴多菲

“听说最近水逆。”

“是啊,水逆的我都快溺水了!”

“发生什么了?”

“今天刚和我们物业的人吵了一架。我要搬新家,我们小区楼很多,物业忙不过来,所以每个楼都有一个楼管。起初我看到楼管,还觉得他们想的挺周到,能够有这么贴心的服务,也是极好的。可谁知道,这**楼管就跟当年上大学宿管一样。

当年宿管准时锁门断电,时不时突击检查一下有没有人用加热棒,没收的加热棒都快开大卖场了吧。我就不明白了,国家这么支持教育,给学校投入那么多经费,他们怎么就不能把老旧的电线改一改,或者每个宿舍配个热水壶呢!?

“。。。”

“说跑了。说跑了。回来再说这个楼管,根本不是个服务的角色,就是一个制定规矩的人。你有事情找TA,帮忙都是标码标价的!最可气的,你花了钱,飞扬跋扈的也还是他们。我一时觉得自己智商不够用了,这逻辑线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觉得是这个楼管的出现,让你很愤怒?”

“是啊,说的话,做的事,都让我内心中无数只草泥马奔过。”

让我朋友不悦的是有些人做了不合情的事情,说了不在理的话。

而这种“不爽”的情绪产生,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本身,或者这些不中听的话。而是我们内心自由感的缺失。

自由感则是指我们有能力去说“不”。

当宿管要没收我们的加热棒,我们说不,很可能我们会被处分。

当楼管办事乱收费,我们不给,很可能日后生活中TA会处处找你麻烦。

当你想离婚,而你老婆说不,那很可能你们要在法庭上相见。

之所以自由感很可贵,因为在很多时候我们说不的代价过高,所以不得不放弃。

如果你的自由感被压榨到一个自己的底线,你就会爆发情绪。

孩子和父母发生顶撞,因为孩子感觉自己是父母的牵线木偶,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活。

和恋人分手,因为对方总是让你顺从TA的想法,你感到没自我。

你离职了,因为你加班加的太疲惫,所有的时间都被工作占用了。

曾经自己在一家公司工作,公司的一切都很好,只是老板是位特别焦虑的人。所以他经常会晚上让你陪着TA加班。把所有的会都放在周末。有时候还会突然搞个措手不及。在周六会给你打个电话,让你周日去开会。而其实周日你早就和家人做了安排。

这种自由感的丧失,确实会让人进入一种负能量的怪圈。总会抱怨这样只停留在某一种角色下的状态。当我们的自由感被人侵犯,内心的防御机制就会自动启用。

当你不能自由切换状态时,就会卡在某一种情境下,觉得自己别无选择,你会体验到孤独、无助甚至绝望。

我们还是胎儿的时候,是束缚在妈妈的肚子里,等我们出生之后,我们体验到了这种自由的状态,然后随着长大,这个社会给了我们角色,规则和要求。我们又开始从自由变回了束缚的状态。而当我们能够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又会最终重回自由。人们的自我发展过程中,每个阶段我们都在从束缚到自由,然后又从自由到束缚,最后又重回自由的一个过程。

这个世界是有规则的,就必然有限制,在限制中我们就会丧失自由。

但自由并不代表自由感。所以我们不自由的时候也并不是说我们一定没有自由感。

就像有些人整天忙于工作,没有自己可以支配的时间,都是被安排好的,可这些人会很享受这种匆忙的状态,在这种匆忙中他们也会有精神上的自由感,因为这是他们愿意做的事情。

孩子不爱上学,因为学校有规则,他们感觉自己的自由感被剥夺了。

而所有的电脑游戏也都有规则,孩子却不会感觉自己是不自由的,并且玩的很开心。

这种自由感从古至今都是我们生活中特别真贵的东西。

有多少人因为它要跟这个世界打一架。

年少的自己并不懂,若为自由故可以抛弃爱情和生命这句话。现在知道,我们一生都像是被设定好了,在为自由感而奋斗。

当你身边有人和你发生冲突,是因为你让那个人的自由感降低了,多理解吧,因为换做你,你也一样。

文|青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