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性人格障碍特征的父母

边缘性人格障碍特征的父母

作为心理咨询师,我们并不像心理医生那样去诊断任何的病症。我们更多的是训练你可以更好的学会一种应对自我不调的能力。也许你的父母边缘性人格障碍的特征,但这并不能确定他们一定是有边缘性人格障碍的病人。在这里,最重要的是你怎么去面对和对待他们以及自己的方式。

边缘性人格障碍特征的父母

那天来了一位女性来访者。

“我无法和我的母亲沟通。好像这是从小到大都存在的问题。之前年纪小,觉得父母的话都是对的,忍受了30年,到现在开始独立生活了,却发现她还在控制我的生活。无论我做什么都好像达不到她的目标,刚开始我一直努力的去做,去想成为她理想中女儿的样子,可是久而久之,感觉自己永远也达不到她的要求。每天在她的抱怨声中生活,自己在工作时候都会开始变的消极。”

“听你说了很多你的感受和情绪,你有没有跟你的母亲交流过这些想法?”

“曾经在两个人都心平气和的状态下,试图聊过,可是聊着聊着就会吵起来。她总觉得我的感受根本是小题大做,她也不会承认自己的强势和控制,说到不开心的,就开始指责我不孝顺,她为家里付出了很多,而我做为女儿却不理解,她那么爱我,我却要这么计较。”

“你感觉到她爱你了吗?”

“我知道她爱我,但是我却感觉不到。

说到这里,她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重复着:为什么我怎么做都做不好?自己真的很失败。

作为儿女,这些感受对你是否熟悉?

父母经常无情的拿你身体、心理、智力、习惯或其他方面的特征来嘲笑你。

你的感受被打折、否定、批评或无视。

不允许你表现出强烈的感情,尤其是愤怒。

很少对你表现亲密,无论是肢体语言上还是情感上(比如拥抱,亲吻,告诉你他们爱你)

不尊重你的隐私,并且(或)随意拿动你的私人物品。

因为过分关注如何满足自己的需求而忽略了你的需求–甚至完全无视你的需求。

期望你无条件地爱TA,而不是相反。

在感情上完全控制你,使你产生无望、羞耻和愤怒的感觉。

让你觉得TA爱的是你所能达到的某个目标,而不是你这个人。

情绪波动不定,忽而充满爱意,忽而又言行残暴。

如今,已经成年的你是否–

感觉自己无法信任他人,不能摆脱自我防卫的心理?

感觉自己要对他人的情绪、感受和行为负有责任?

将别人的需求摆在自己的需求之前?

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

在社交场合和新的环境中感觉极其焦虑?

要求自己达到几乎完美的标准?

感觉自己一无是处、没有希望、心理压抑?

如果这些感觉和情绪对你来说很熟悉,自己亲身经历过以上很多情况,那么很有可能,你也是由具有边缘性人格障碍特征的父母所养大的。并且你会继续受到这样的影响,比如在人际交往中,选择伴侣上,择友上等等方面。尽管你可能没有意识到,在你婴儿时期,你已经从父母的抚摸、语调和呼吸节奏中本能的感受到了愤怒、挫折和绝望。在成长过程中,就像医生拿小锤敲打你的膝盖,你会自然的条件反射出曾经遭受过的情绪体验。

知识点get√

【边缘性人格障碍】是很广泛的一种心理问题。它的成因很复杂,所以很难去用简单的文字描述的让你能够明白。简单来说,它是一种不能调解、掌控自身情绪,并在内心深处害怕被抛弃的病态。然后它却不像精神分裂一样,能够让人们马上觉察出来。它甚至就隐藏在我们普通人的家庭中。它看似并不会影响我们的日常和社会功能,但我们却每时每刻都在被它所侵蚀。

与它亲密接触的名人:玛丽莲·梦露,文森特·梵高。

她听到自己可能是被边缘性人格障碍特征的母亲教养大的,一时不能接受。她说自己的母亲没有病,只是沟通不畅而已。

她的这种反应在来访者中很普遍,我们不愿意承认这些看起来很陌生的问题,发生在自己亲密的人身上。而往往沟通不畅只是问题的一个表象,深层次的原因我们并没有去关注。我们以为自己有能力解决沟通问题,却陷入了一种循环中,在这种久而久之、不得解决的沟通不畅中,我们被自己并未觉察到的心理不良所拉扯,你不但救不了对方,到最后连自己也出不来了。

“允许自己理解、原谅和改变。”

理解童年的自己

在了解边缘性人格障碍特征的过程中,你可能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你终于明白,很多时候,父母强烈的情绪体验并不是你引起。表面上看,那些被丰富的物质资源和成功所装扮的童年好像很正常,但实际上,其中却充斥着怪异、矛盾的行为和隐秘而微妙的精神虐待。

当你能够觉察到父母有这种边缘性人格障碍的特征,你可以试图去理解童年的自己,那个怎么做都不够好的童年自己。你会知道这并不是你的错。在一个爱恨交织的童年里,如今的你可以给过去一个解释和确认。

在《理解边缘性人格的母亲》一书中,作者克里斯蒂·安·劳森用童话中的四个个性人物角色来描述边缘性人格的症状。这种分类可以帮助你更好的理解自己的父母。而需要注意的是,自己的父母表现出的特征可能不仅仅局限在其中一个类型中,而因为家庭关系角色不同,所以看到的特征也会不同。

–流浪汉

流浪汉型的父母具有如下特征:放纵子女,对子女的态度在骄纵和故意忽视间摇摆,通过在生活中编造童话故事来远离现实。比起暴怒,流浪汉更有可能哭泣,他们倾向于忍受焦虑和沮丧。

流浪汉型父母经常感觉到:生活很艰难,没有人爱我,我的情况比你以及他人糟糕好多。

–皇后

皇后型父母可能会与子女争夺别人的注意力,忍受不了子女的成就或个性,并表现的自私和盛气凌人。如果别人质疑皇后的信念、行为或就此发表评论,皇后就可能把他们定性为敌人。

这类父母具有以下特征:期望子女的观点和自己一致,并对自己衷心。戏剧性行为,往往夸大事实。很难让皇后去尊重别人的领地或喜好。并且皇后通常变现的很强硬而自主。

皇后型的父母可能会给子女留下如下印象:你必须要爱我,你需要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时,我都会对你有所怨恨。

–隐士

他们内心恐惧,总是时刻准备应对潜在的危险。有时会表现的很偏执,感知到根本不存在的威胁。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充满了恐惧和迷信。极端的自我保护、充满占有欲和专横。这样的父母会给孩子传递出对事事都很敏感,并在别人触碰他们或借他们的东西时感觉到了侵犯。

–女巫

女巫型父母会表现得飞扬跋扈、胸怀愤恨,每当出现冲突时,他们几乎都处在冲突的最中心。他们不尊重别人的领地,并且可能会毁坏子女最珍爱的财务,送走或处死子女的宠物,并隐藏自己的情感。就好像琼瑶剧中那些私藏了穷小子寄给女儿的信件的老妇人。女巫型父母会传达出如下信息:宝贝儿,你会后悔的,你会求我的。

原谅你的父母

选择原谅,可以使你从被否定的痛苦中解放出来。现在,你很幸运的了解到这些知识。而你的父母可能并没有那么幸运的了解这些,他们并不清楚自己是心理不良的那群人,也不会注意到自己教养方式对子女的伤害。他们也在忍受着强烈情绪给自己的折磨和冲击。你知道他们也想成为优秀的父母,然后因为原生家庭的原因,他们并没有学会如何教养孩子。这并不是他们的错。给予他们原谅,才是修复一段关系的开始。

“我该怎么办?”

“父母很难去改变自己的模式,因为他们长期在这种模式下生活,已经很难转变自己的思维方式,也不会像子女一样有能力认知到自己的问题。所以,想要解决与父母之间的沟通问题。先去尝试改变自己。”

从头开始,做自己

改变自己原有的习惯和应对模式,这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像我们成为今天的自己,不是一朝一夕。所以打破原有的模式,也是需要过程的。但,只要你下定决心就可以做到。

直面污点

直视自己的问题以及家庭成员的问题。只有面对才是一切良性循环的开始。逃避问题永远是被问题所控制。

接受自己的痛苦情绪

这种痛苦可能是一种曾经体验过的,或者是即将来临的“未完成痛苦”。无论是何等形态的痛苦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可以允许这种情绪和自己和平相处。你要相信自己有能力去接受痛苦,并且可以不被它所侵蚀和干扰。

停止自责

利用自责的时间,去做些积极有用的事情,生活的光阴不要都浪费在自责中。实际上自责也是一种逃避的心理状态,它满足了我们心理–只要我自责了,我就可以没有责任了。而事实上,问题还在那里,并没有得到处理。

期待改变

无论你自己是通过心理咨询还是其他什么方式去调整,你可以知道,目前糟糕的状态是可以改变的。并且停止那些负面信息对自己的侵蚀。我们潜意识就像有着学习能力的孩子,你可以通过训练,让它重新构建一个新的模式,来帮助你更好的去面对目前的一切。在审视自己的童年过程中,你可以得到更多的曾经忽略掉的信息,让你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去看待你如今的生后。并学会处理事情的不同方法。

就好像你一辈子都在溜冰,忽然有个早上,有人送了你一双旱冰鞋。你想要学习新鞋的用法,因此,你穿上旱冰鞋,扶着墙,并不断尝试松开手溜冰。每一天,你扶墙的次数越来越少,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你就再也不会摔倒了。并且在此之后,你还可以学会倒滑,八字滑。滑旱冰变得和你以前溜冰一样容易。你又学会了一种新的方式。

写在最后:作为心理咨询师,我们并不像心理医生那样去诊断任何的病症。我们更多的是训练你可以更好的学会一种应对自我不调的能力。也许你的父母有边缘性人格障碍的特征,但这并不能确定他们一定是有边缘性人格障碍的病人。在这里,最重要的是你怎么去面对和对待他们以及自己的方式。

作者:青妤

80后心理咨询师,催眠师,沙游师。

崇尚后现代心理学 not knowing-不知道问题也可以解决问题的心理学精神。相信个体的潜意识能量。潜意识之旅的引导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