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现场|被催眠是一种什么感觉?是沉睡?还是清醒?   催眠师流静

催眠现场|被催眠是一种什么感觉?是沉睡?还是清醒? 催眠师流静

个案情况:

女,64岁。进城帮女儿带孩子。大半生经历了很多的辛苦与不易,身体各个方面都有些陈年老毛病,性格要强不服输,经过两段婚姻。身体突出的问题有右腿膝盖上方、右侧小腹、胸口疼痛,鼻炎。之前多年的高血压、糖尿病已经通过辟谷调理好了。

催眠过程:

进入催眠状态,画面模糊。催眠师引导个案看菜市场,只能看到模糊的摊位和蔬菜大致的轮廓。忽然潜意识介入,开始给她展示一系列的图像。这个图像都是片断式的场景,但是,将这些看似没有关联的图片按出现的时间顺序汇总起来,就会发现个案在“情景回溯”这个环节中发生的一系列变化。总结如下:

一是场景由黑暗变明亮。刚开始到处都是黑,特别黑,然后场景中出现像手电筒那样的一束光。后来光越来越亮、画面也开始变白,个案看到这些光感觉很“平静”。最后是看到夕阳的光芒从山顶上铺下来,非常的“温暖”。

二是场景由没有生机变得充满生机。刚开始看到的景象到处都是石头,天空中是没有叶子的光秃秃的树枝,地面上是枯黄的野草。后来场景发生变化,看到了一些黄色的低小的青苔。再往后看,发现地面变成了黄草垫子,变得软软的,不像是石头和山谷那么坚硬。到最后看到的场景都充满了生机,树已经开始发芽,树叶变得苍绿。

三是场景的位置由很深很深的谷底,移到了半山腰。刚开始个案描述,自己看到了一个木头框,中间有一个人。(我心里一惊,这明明是个“囚”字,感觉个案并不在意或意外。)后来个案发现自己在谷底,两边的山峰不仅是耸立着,而且都对接起来了,都要朝自己压下来了,慢慢地,自己来到了山坡上,视野也变得开阔起来。

以上这三点都是在看完将近一个小时的碎片化的场景后,梳理出来的一个有条理的变化过程。可以确认,潜意识给我们看到的一切看似无意义的场景,都是相互关联而有序的,这些场景的变化,体现了在催眠的过程中,个案的意识正在悄然发生着重大的转变。

个案在跟我描述她的“所见”的同时,一直在跟我描述她的“所感”,即她身体的感受:

身体能量的感受是从她比较健康的左腿开始的。左脚底开始发热,然后左腿发热,然后是右侧也有同样的感觉,有一种力量从两腿开始向上顶。个案形容这个感觉像是一种东西,顶着两团棉花使劲地向上塞,表面感受很软,里面又很硬。然后,能量到达小腹,开始在小腹里搅动。小腹开始热热麻麻,平时有问题的右侧开始疼,觉得是有东西在梳通那个地方,一直在清理在梳通。另外有一股能量继续向上,来到胸腔。个案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胸腔有一个东西直接截断了能量的流动,堵死了。清理了好长时间,个案忽然觉得身体的上半身特别冷,冒着冷气。打冷颤,过了一会不冷了,感觉整个胸口特别的舒畅!同时,小腹的能量还在清理运行,上面的能量一直停留在胸腔,不能再向颈部、头部移动了。

在个案的家中次卧室做的催眠,关掉大灯之后房间特别暗,所以只能半开着房门。在催眠的过程中,先是有一个人从外面敲门进来,再用力地关上了防盗门,接着有人在客厅随意走动,并在客厅用电热水壶烧水,你知道的,那个烧水的声音还是很大的。整个过程一直各种声音出现,并不是一个十分理想的催眠环境。

两书合影

催眠师流静的作品

催眠师的话:

所有个案的所见所感,都是在催眠的过程中,个案告诉给催眠师的。所以,被催眠了,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了,而是处在一种特殊的清醒状态。专业一点说,叫“注意力狭窄”。好像个案处在一个相对独立的自我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个案是清醒的,而且是特别的清醒,他会知道自己身体每一个细微的感受,会知道自己头脑的每一点跳动的念头,能够感受到自己每一丝情绪的变化。

其次是个案对与自己有关的事情保持着清醒的认知。在催眠的过程中,催眠师说:“你继续观察周围的变化,我去一下洗手间马上回来。”因为这句话与个案有关,个案就会知道催眠师会离开自己一会,而且马上回来,她会很安稳地在催眠的世界里继续观察。

第三,个案对与周围环境中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完全不知道。比如这个个案就对催眠过程中几步之内的客厅中发生的各种事情完全不知道,她说,她完全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只有催眠师的声音在耳边。

个案反馈:

从催眠中醒来,个案兴奋地给孩子们分享她刚才的体验。她说那种感觉太奇妙了。她觉得浑身轻松,只是右侧小腹原来疼痛的地方还有存在的感觉,好像能量还在继续调理中。

第二天个案反馈说,晚上睡觉睡得特别好,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踏实,这么安静了。

工作室条桌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