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催眠性暗示

催眠状态下施术者对受术人的任何暗示都具有很高的权威。正如一位病人描写的那样:”我好象是一架机器人,催眠师运用遥控器(催眠术)控制着我,我无条件地服从他的一切指令,执行他要求我做的一切。”这种现象不仅在催眠状态下能出现,也能在催眠状态醒来后表现出来。如在催眠状态下施以暗示,指令受术者在醒后某时执行某种行动,受术者清醒后就能按指令执行,称之为后催眠性暗示。例如在催眠状态中暗示:”经过这次催眠术后,你今晚睡眠一定很好,要睡到明晨8点钟,九点时你会感到口干舌燥,要喝一大杯冷开水。”当唤醒受术者后,虽不能回忆受术时的暗示内容,但到第2天早晨,受术者就能逆照施术者的暗示,准时于8时醒来,约9时则寻找冷开水,然后很快喝下去。问何故.则诉口干,但他矢口否认是躺人的指使或催眠师的指令,而是因为口干唇燥,非冷开水而不解渴。有趣的是受术者并不看表,就能按时醒来,并在指令规定的时间内突然感到口干唇燥,甚至在催眠暗示下,要求受术者醒来后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或动作时,也能按时遵照指令执行,受术者自己也不知为什么会这样去做。有人认为这是无意识(the unconsciousness)在起作用,主张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受术者在无意识中仍时刻在进行估计,并来忘记所受的指令,如果再进行催眠,则能述及所接受指令的内容和时间。说明觉醒对的心理活动和深催眠时的心理活动是不连贯的、相分离的,而前后两次催眠状态中的心理则是互相连贯的。日本一篇”催眠杀人”的小说生动地描写了”后催眠性暗示”的作用,该小说叙述了一位催眠术医生对一女性病人施行催眠术,指令她如何去杀死丈夫,女病人按催眠术医生的指令杀死了丈夫,当被捕后不能解释杀人的动机和过程。当再次使用催眠术后女病人回忆起是由催眠术医生所指使。这说明暗示在催眠术中所起的巨大作用。施术者应有充分的认识并加以注意,避免不正确的暗示造成不良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