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感觉自己是不重要的、价值感提升

总感觉自己是不重要的、价值感提升

催眠时间:2019年11月17日

催眠时长:2小时

催眠个案:某女士

出现的问题:总感觉自己是不重要的、价值感提升

催眠师:孙艳

催眠中看到的问题及处理:

过程:

个案一直在心底深处有一个信念,就是自己是不重要的。回溯之后发现在很小的时候爸爸曾在一个事件中说不要她了,在另个一事件中说过要揍死她,这是她觉得自己不重要的根源,因为如果自己是重要的,爸爸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对于小孩子来讲大人说什么她都会信,而且这两句话深深的埋在了她的潜意识当中,经过催眠潜意识的对话处理

爸爸说:他当时正在忙事情,还在操作机器,孩子突然出来,他一方面怕机器伤害到她,一方面觉得她碍事,所以他发了脾气,说了气话,但是爸爸说,我这样说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这样做过,他说我从来没想过要那样做,当时只是气话,只代表当时。

(可是在孩子的世界里,她相信父母说的话,当时他们说的话相当认真,表情相当严肃,她从来都没觉得爸爸是在跟他开玩笑,这就是亲子之间的互动,如果你了解孩子的世界的话,那么对待孩子所说的话真的要当心)

这中间孩子发现她对于爸爸深深的爱,她说她需要爸爸,她不要爸爸打死她,也不要爸爸抛弃她,她哭的泣不成声,当然也做了最大的释放,无论是藏在心里一直没有说出口的话还是对于父亲的爱

(无论你怎么对待孩子,孩子都是那么的爱着你,她的心是很纯粹的,做为父母,需要反思)

个案这时感觉到自己很冷,很孤独,她只有一个人,没有人跟她站在一起,没有人完完全全的支持她和爱她,个案觉得自己是一个不重要的人,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为什么她在父母的眼里不重要,她特别伤心,所以她觉得自己一个人就行了,不想跟其它人相处,因为跟他们相处自己也是不重要的。

爸爸:继续说我看着你这么伤心,你怎么这么伤心呢,你在我眼里是重要的,你在妈妈,哥哥,朋友,合作伙伴哪里都是重要的,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不重要呢?

她说:我不明白,你们告诉我我在你们心里重要,可是我在你们心里重要的证据是什么呢,你说要打死我,不要我,你们是怎么重视我的呢?

爸爸说女儿:我当时说的那些话,当时在做事情忽略了你,我永远都不会这样做,那只是当时的气话,我什么时候打你往死里打了,什么时候把你关在大门外了,我不会这样做的,那只是当时的气话,你对我们来说真的挺重要的,只是我们没有说出口而已,就像我当时说了气话可是我不会真的那样做的,孩子,爸爸希望你可以自重,自爱,成功荣耀,希望你可以爱自己,活出自己,因为爸爸对你的爱也是很深沉的,所以原谅我,当时的冲动,那不是我心里真正想的话 ,它影响了你那么久,更不是我想看到的,爸爸没可能想让女儿觉得她自己不重要,爸爸没想过这两句话会影响你那么久,如果我知道我怎么可能说那两句话呢。

女儿:爸我知道那不是你的心里话,我很天真,我太小,我现在知道了,你没有那样做,事实已经证明了你没有那样做,可是,我还是有很多的委屈,你能不能,如果你爱我的话你能不能正向的说呀,如果你重视我的话你能不能告诉我呀,如果你觉得我重要的话能不能让我知道呀,你知道几乎你说的很多话我都会当真,几乎你说的所有话我都当真,这样想的话你会不会觉得很可怕,你对我的所有的否定严厉,你的不耐心,烦燥,我怎么可能不信呢,我是一个小孩子,我认知里一直觉得我们两个的距离很远,我很难靠近你,就像我很难靠近这个世界一样,爸因为你太变幻莫测了,我太摸不准你的脉了,就跟这个世界一样,未知,不确定,就跟你一样。

爸:我做为一个父亲真的是挺失败的,我的心的容量没有那么小,(世界的容量也没有那么小)你过来,你有需要都是可以的,只是你要原谅爸爸也有自己的限制,不善于表达,不善于处理这种事情,爸也有很多不确定,不安全感,习惯了一种硬处理,你要相信爸的心里也不好受,你能理解么。

女儿:我能理解。

之后的对话个案了解到爸爸也觉得自己是不重要的,爸爸的成长经历也很不容易,父母对于他的关爱也很少很少,爸爸的内心也很孤独,由此个案真正的理解了爸爸,也觉得爸爸做的已经比他的爸爸对待他的方式好太多了。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容易,我们与父母之间有爱相连,同时又有那么多说不清楚的纠葛,现在终于敞开心菲的彼此了解了,女儿跟爸爸的通道打开了,那些阻碍也已经消除了)

“不要你”“打死你”这两句话还是对个案有杀伤力,这时我通过一系列的催眠处理,改变个案对这句话的认知。同时再一次的发现最原始对于”被打死“的这个恐惧是源自于胎内的创伤,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原来那个时候计划生育,个案是二胎,那时二胎是不允许生的,计划生育的人会上门来查,如果有怀孕的妇女就会让她把孩子打掉,所以个案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感受到了这种危险的恐惧,也感受到了妈妈的恐惧。再一次的处理了这部分的恐惧情绪,个案完全的放下了。

最后结束催眠,个案已经觉得自己内心非常的有力量了,我通过催眠最后的处理置入新的认知,让个案的潜意识里重新定义自己,那些不重要,价值感不足的信念已经被新的信念替代了。最重要的是个案的心感觉很充实,来时的那种感觉已经完全被现在这种好感觉替代了。

ps:括号当中的内容是催眠师在总结时,想说的话,让看这篇案例的朋友有所了解。

写在后面的话

在所有关系当中,最重要的就是与父母的关系。你与父母的关系极为重要。如果跟父母之间有任何不满,往后的人生就会一直带着这份不满;如果跟父母的关系良好,就会把相同的赞赏与感谢带入往后的每一段关系里,因为生命中大部分的人际关系都是孩提时代与父母关系的复制。

4258-fxipenp2757199

父母并不是活在你之外,而是在你里面

即使你的身体已和他们分离,即使你已长大成人,他们仍活在你的内在。

有人可能会说:“我已经长大成人了,父母跟我的关系早就没有影响。也许我小时候曾经受过伤害,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伤痛早已不在。我了解父母亲所经历的,也了解他们不该为此负责。”

这是典型大人会说的话。但我们内在都有一个小孩,受伤、受惊吓、感到失望的并不是大人,而是内在小孩。

这个小孩可能会突然产生非常愚蠢又原始的嫉妒与愤怒,而你会讶异自己的内在竟有这类情绪。

关系中的伤痛会使你与较低意识结盟,而较低意识具有破坏性,会让你进入自我破坏的行为模式。

如果这些关系获得疗愈,譬如你与母亲的关系已经疗愈了,母子关系变得很好,你会发现自己很容易就可以与所有女人连结,也许是你的妻子或女儿,因为这些关系都活在我们之内。

如果有人抱怨他跟老板、伴侣或朋友之间的问题,我会忽略这些,而先去处理他跟父亲或母亲之间的问题。

改善你与父母的关系,是第一优先

理论上,所有人际关系都反映了你与父母的关系,所有关系都会真实反映你与父母之间所发生的事,你与家人朋友的关系、与同事的关系等等都取决于你与父母的关系,一旦与父母的关系改善了,一切都会改善。

生命即是关系,因此生命也反映了这些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如果你与父亲不和,财务可能就会出问题;如果你跟母亲的关系很差,就会产生不必要的障碍,因为生命会反映出关系中的问题,生命即是关系…

当这些与父母的关系得到疗愈时,人会开始成长,跨越之前认为不可能跨越的障碍。

要疗愈伤痛并不困难,只要一份意图、一份实际应用的努力,以及与较高意识的连结就可以。

亲子关系被导正后,一切都会就位,经济、健康等种种问题都将被解决。

家庭圆满的影响与益处是不可限量的,因为当关系被导正之后,心就会传送不同的讯号给大脑。大脑像是讯息传送站,它传递讯息、思想、感觉到思想层,我们再从这里吸收思想。

一个家庭的和谐可以影响十万人,意味着将影响全人类的意识。我把世界视为一个大家庭,所以每当某些人有所突破时,世人都能因此获益。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