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后暗示的哲学启发

有一次在催眠训练课程里,我邀请女学员小玲登场示范。
当她进入深度催眠状态后,我暗示她,等一下当我拍手一声,她就会睁开眼睛,并且看见坐在她前面的人,是失散多年的好朋友。
这个示范是要用催眠来制造幻觉、呼唤记忆、活化情感,难度较高。
拍手完毕,小玲睁开眼睛,往眼前的同学一瞧,眼眶立刻湿润,鼻子转红,然后一个箭步跳过去拥抱「失散多年的好朋友」,一边啜泣,一边说:「这么多年了,我好想念你喔……」
我在一旁问她:「她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的朋友?」
小玲不假思索,抽咽地说:「她是林灵,是我高中时代最要好的同学……」
我耐心等候她叙完离情,回到座位后,再度下指令说:「我们准备结束这次的催眠了,当我弹指头一下,妳就会睁开眼睛,结束催眠,然后,妳会站起来,把大门打开,而妳会忘记这是我要妳打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