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是催眠大师

电影《催眠大师》在中国热映,击败同期上映的好莱坞大片,成为5月电影圈最热门的话题之一。“烧脑悬疑”这个词,就是形容该片的专属新词。
  去看《催眠大师》的不少观众,也在有意无意中被电影所“催眠”,或者说被传递一种暗示——催眠真的很神奇。
  “深呼吸……双手紧贴大腿,肩膀后张,腰部前挺,凡是手触碰到的地方,我一说坚硬,立刻比钢板坚硬一百倍。你的肩部就是钢铁,腰部犹如钢板,腿部犹如钢柱……”在程小芳一阵简短、清晰的引导后,一名身材瘦小的白衣女子“僵直”了身体,3名男志愿者将她抬起,悬空平放在了两个椅子之间。

  紧接着,一名体重100斤左右的女孩在志愿者的搀扶下慢慢站在白衣女子的腹部。此时,紧张的气氛让在场的其他人屏住了呼吸。令所有人吃惊的是,白衣女子的身体丝毫没有弯曲,她的脖子向后仰起,眼睛紧闭,分不清到底是睡是醒。而在此过程中,程小芳一直在重复几个简单的句子:“你非常棒,你很有能力,你能够做到。”

  这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际注册催眠师程小芳所带来的“钢板人桥”催眠术的现场演示。
  一个响指和口令,白衣女子被拉回“现实”。“醒来”后的她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悬空了,虽然能感觉到很重的东西压在身上,并没有感到疼痛,“根本不能想象自己能承受一个成年人的重量”。
  催眠,一个经常被搬上银幕的元素,催眠师也经常在电影里被描绘得像懂得魔法一样的神人。
  但真正的催眠并没有那么神秘。学习一点催眠术,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充电内容。程小芳说,既然时时刻刻都有催眠,何不好好地学习一下如何自如地运用催眠,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

  打破怀表神话
  5月11日上午,一场以“催眠”为主题的公开分享课举行,课程由上海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心理咨询师培训中心主办。天公不作美,大雨瓢泼,但仍有近百名学员如约而至。在观看了《催眠大师》中一些精彩的片段后,眼花缭乱的“催眠大法”吊足了学员们的胃口。
  主讲人程小芳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怀表,向学员提问:“这让你们想到了什么?”
  “催眠道具”、“你是一个催眠师”……台下所有的答案都与“催眠”有关。
  “恭喜你,你们被成功催眠了!”程小芳面带笑容。

  “弹响指”、“怀表”、“神秘的老房子”、“几何图形”等,在程小芳看来,这些物品恰恰是催眠的“不必需品”。
  电影中,徐峥饰演的心理治疗师徐瑞宁第一次将莫文蔚饰演的任小妍催眠使用的就是怀表模式,他将一块怀表放在病人眼前摇晃,并数三声,便将对方带入催眠世界中,在催眠结束的时候又用打响指的方法将其叫醒。
  现实生活中,程小芳介绍,可以用来当作道具的东西很多,如空气、颜色、声音、光线、气味都可产生心理暗示作用,电影中的时钟指针、怀表、水杯和香烟主要起到放松心态的作用,让人意志松懈,进入潜意识活跃状态。
  “一些语言和动作,甚至只要活用呼吸,也可达到同样效果。”程小芳告诉记者,“当然,作为催眠师如何通过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就能使对方进入催眠状态,需要系统的学习,专业的教导。”
  在催眠过程中,催眠师通常根据不同对象或同一对象在不同时间、地点、条件下选择不同的催眠方式。而引导对象进入催眠状态的快慢,也因人而异,有时可以在几秒内。

  但在真实的治疗过程中,催眠师不是随意向一个人“施术”都能灵验,需要来访者的意愿和配合,才能把治疗进行下去。
  催眠的前提和关键是信任。正如电影最后表述的:“无法治疗不愿意被治疗的人。”
  电影中的徐瑞宁对自己很有信心,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需要被治疗,因此具有强烈的抗拒意识。同时,他又对催眠技巧了如指掌。所以,之前一切企图催眠他的治疗均以失败告终。
  “但我要说明的是,只要是活着的人都有可能被催眠。这与前面说的并不矛盾,只是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催眠师通过一些手段,让来访者转变态度,双方从而建立并达成催眠协议,即让来访者认同我是催眠师,我要催眠你。”程小芳解释道。
  影片中,为了治疗徐瑞宁,方教授便精心布了一个局,采用了非寻常的手段,目的就是为了使徐瑞宁“无意中”与催眠师“顾洁”达成催眠协议。为此,顾洁需要把自己伪装成让对方设防但信任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