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所有自救方法都失败了的我,终于遇到了Omni催眠!

尝试所有自救方法都失败了的我,终于遇到了Omni催眠!

这个孩子19岁,当我第一眼见到她时,我就感觉到她就是一个天使,

我知道当她内在打开心……她将活出自己的样子

下面是她的分享给大家

希望有抑郁的孩子们,在茫茫人海中,

也许通过一到二次的催眠能把你们的抑郁康复

只是只要愿意就好,并做到足够的敞开

1

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丘吉尔
曾经,我是一名的抑郁症患者,那是2017年,也是我17岁的年华时,我被医院诊断为抑郁症,从此我内心的世界一片灰暗,有的是痛苦之极和压抑之极。
2019年7月,也许只是机缘巧合,也许是我准备已久,遇见了催眠、遇见了Omni催眠师,开始疗愈我来自最深潜意识之中的创伤和痛苦,也让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释然和洒脱。我能感受到现在的我拥有足够的力量来建立一个新我,而这一切从未想过的颠覆变化都是在我接触到Omni催眠之后才体验到的。
作为一个曾经经历创伤且产生心理问题,又通过各种尝试来调整和自救的这些过程的我,和还在与那条黑狗抗争的抑郁症患者们分享一下这个痛苦,但回过来看又像是礼物的所有一切。

2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所遭受的来自父母家人的各种暴力伤害、精神伤害的记忆片段,还有各种形成我的心理创伤、造成我的很多心理问题的记忆片段都会经常在我的脑海中不断闪现、不断盘旋。
这也造成了我的睡眠质量非常差,我经常会被各种噩梦吓醒,我甚至一度因为害怕做噩梦而抗拒入睡。这些都让我感到痛苦之极、极尽崩溃。
我感到整个人越来越沉重,我总感觉被一种黑暗层层包围着,我无数次感到我快被这种黑暗给吞噬了,这让我非常地害怕恐惧和崩溃,我经常痛苦到想要自杀。
但或许是因为我并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所以,我开始不断地找寻可能帮到我的途径。
我接触过一些幸福类的课程、瑜伽类课程和疗愈类的课程;接触过一些传统文化类的课程,还接触过宗教;看过西医也接受过中医的治疗。
当时的我把我能想到的所有可能会对我有所帮助的途径都尝试过了,但是我的情况并未因此而得到好转,相反,我所做的一切尝试和努力反而使我陷入了更深地绝望。

我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无论是之前尝试的哪种课程或者活动,都会在当时短暂地缓解一些症状,但不超过一个周,我之前的抑郁症状就会开始加重。
我当时感觉自己深陷在一种环形的恶性循环之中,我感受到了一种看不到尽头的绝望和崩溃。
那时的我感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巨大的压力包括:
在学校里受到的各种压力和在家里所受到的各种压力。比如我的很多老师会因为我学习成绩一直没有得到提升而对我产生许多的误解和刁难;我和我的家人们之间日积月累的问题和矛盾不断爆发,旧恩怨没解决新误会又出现……
还有我父母对我的不理解造成了我对他们的各种不信任和疏远。那个时候我身边的很多人甚至都不相信我患了抑郁症,因为在他们看来我一点也不像抑郁症患者他们觉得我很矫情,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无法体会那种来自我内心深处的很深的崩溃和绝望。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已经死了,那时拼命活下来的自己更像是戴着微笑面具的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我感到了深深的痛苦和绝望,那时我好想告诉那些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抑郁症这种病存在的和那些对抑郁症这种病存在着很深的误解的人,我想告诉这些人:
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样一群人,仅仅是活着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消耗掉几乎所有的力气。
他/她们不是矫情,他/她们是真真切切地陷入了痛苦无助和绝望的境地之中。
如果你身边就有抑郁症患者,至少立即停止对他/她所患的抑郁症的批判,停止对他/她们的人身攻击。这样,他/她们即使仍旧不能够被理解,那至少日子也会稍微好过一些。

4

当时的我开始逐渐地把自己封闭起来,我开始害怕面对任何的人事物,我害怕和任何人打交道,而且在那个时候我对异性的接受度几乎为零,我害怕面对异性,那时的我每当在面对异性时都会有着非常强的心理戒备,那时我一度无法正确地处理和身边异性朋友们的关系。
我害怕出门,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神情都有些恍惚,我偶尔出门时有好几次都差点被撞。有时出门时会走着走着会突然没有力气继续走,经常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晕过去,所以我更害怕出门了。
而且,那时的我根本就无法正常学习,每当我看到课本或者和科目相关的资料时就会有种极其痛苦、恐惧、害怕、绝望,那种几乎令我窒息的感觉出现。
那个时候的我特别害怕听到与学校有关的任何字眼,每当听到有关学校的字眼,都会有种绝望和恐惧的感觉让我感到窒息。所以,我休学了。

6

高二、高三几乎都是把自己封闭在家里自己的房间里度过的,那时的我每天只是把自己关在自己房间里追剧,每天都是过着像是有时差的生活,白天休息,晚上追剧。

我也许是在故意让自己的作息时间与父母错开,那时的我不想面对身边的所有人,所以我在刻意地去逃避他们。

那种生活令我极其地痛苦,可以说是生不如死。可能是当时的我太痛苦绝望了,当时的处境逼迫着我开始思考我的那种痛苦的最深层的原因.

我开始逐渐地意识到我之前的所有尝试都只是在改变和强化我的表意识,我之前所做的任何一种尝试根本无法深入到我的潜意识去真正疗愈我的潜意识,而我的痛苦和创伤恰恰被我压抑和深埋在了潜意识,那些在我表意识所不断强化灌输的正念根本无法让我彻底完全地去接受它,反而会成为当时还是完美主义者的我攻击自己的理由。

我的痛苦在不断加深,而且日益严重,我开始去寻找能够治疗潜意识创伤的方法。

7

我还是幸运的,机缘巧合下我找到了Omni培训中心的催眠师,开始了我的催眠疗愈之旅。可能是体内的渴望被治愈的力量爆棚,我以完全地信任和配合的态度(虽然对于当时很难与他人建立信任关系的我来说是极其难得的,又加上他们非常地友善和专业,这也是我对他们完全信任的原因之一)完成了两次催眠治疗后,我开始感受到有很多明显的改变,感觉明显轻松了好多,而且这种轻松是我之前从未体验过的。

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沉重得什么都不想去做,开始有力量和力气离开屋子独自出门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睡眠方面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我开始不做噩梦了,睡眠质量也好了许多,我紊乱的生物钟也开始恢复了正常。

我和父母的关系得到了改善,从以前的完全不接受到现在的愿意尝试接受他们。我的妈妈最近还参加了Omni催眠师的培训,她自从学习后真的改变了好多,能够更加地理解我,更加地尊重我,使家庭关系得到了改善。我也在尝试放下对抗,从心底接受她。

Omni催眠师是真心想要帮助更多的人们通过催眠这种方式来脱离痛苦,感受到快乐和幸福,而这些都是我能够在他们每个人身上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的。

他们不仅仅帮助我疗愈了我潜意识内的创伤、帮我找到我情绪和思维的卡点,还帮助我建立起了自我的力量、我开始试着去接纳自己、停止以各种方式来自我攻击,现在的我欣然地允许各种奇迹和改变在我身上发生。

8

现在的我不再迷茫,我很清楚现在的我正在经历我应该经历的一切,一切都是完美的。

现在的我能够看清未来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和努力的方向了,我非常清楚抑郁症患者的痛苦和无助,所以在未来我会去通过自己脚踏实地的努力来帮助到更多的人摆脱痛苦,感受到快乐和幸福。

我想让更多的人感受到快乐和幸福的力量有多美好,我相信未来一定会是美好的,我想要的一切美好都正在慢慢地来到我身边,现在的我已经愿意尝试打开自己来尝试面对和接受我以前接受不了的一切了。

这种奇妙的力量让我感到很不可思议。而这种不可思议的改变都是Omni催眠带给我,我真的发自内心地非常感恩Omni催眠师们的帮助。

9

这是我一次在游公园时,灵感一现随手拍下来的作品,取名为《蜕》左边这只影子并不完整,体态较臃肿不自信;右边这只影子是完整的,体态是亭亭玉立的,让人心生欢喜,而且它的眼神较澄澈,散发着自信的光芒。在我看来这隐喻了一个抑郁症患者或者是一个在黑暗中挣扎的人的蜕变。我在这幅图中也看到了自己。

10

图片来自我的随手拍

当我打开自己后,我开始能够感受到来自世间万物的爱,我开始能够发现生活中的各种美和各种小确幸……

以上就是我自己的一些经历和心路历程的分享

希望我的这些分享能够带给所有需要的人

些许启发和帮助

感恩!

琰

后来我建了一个00后的群
然后泥
她当了群主
而群主
我认为非她莫属
……
一个有爱的小天使
她将带着她新的使命
去把自己的爱给到更多的人……

微信图片_20190823104300
微信图片_20190823104305
微信图片_20190823104729
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