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的运用

其实人有很大一部分是活在个人的主观世界当中,同样一件事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应对方式,那是应为并非事物本身会让求助者产生各种他认为的困扰,而是来自他对事物的解读,而这种解读往往会化为情绪,情绪又会导致了另一个更加深化的事件.

所以,事件本身并不会导致情绪而是来自对事件的解读导致了问题的出现,而解读来自于一个人的信念、条规、价值观这三部分,这三部分是在一个人不断成长的探索中长期形成的,因为觉得合理,求助者才可会将其根植下来,并且在长期的生活中不断运用和验证,确信为是对的.

很多的不合理自动想法,曲解的认知也就有了长期存在的机会和可能,而通过普通心理咨询特别是面对带有偏执型人格的求助者来说,往往很难深入发掘和调整,因为意识层面会进行顽强的阻击防御,通过咨询有时是无能为力的,这时催眠在心理咨询中的无可替代的作用就被显现了出来.

因为催眠在治疗中让意识成为了旁观者,也就是催眠师可以绕过意识的防御体系直接和求助者的潜意识来沟通,并且让他来检视自己的信念、价值观和条规体系,这样来访者受到帮助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所以,这一层面的催眠知识和技能的运用对催眠师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关于催眠运用的话题,前世催眠似乎处于一种边缘状态而特别受人关注和争议,也有求助者问我,前世到底是真的么?前世催眠有效么?

其实真实性问题是由目标来决定的,把前世问题就事论事地当一个兴趣来研究,那真假对他来说很重要,而把前世催眠当作一个助人方法,将目标是放在催眠的治疗效果上,真假就显得不太重要了.

因为求助目标是求助者最需要的获益,只要求助者通过前世催眠将心理困扰释然,并让心中的问题得以解决,那前世催眠就是有效果的,而其真假性针对效果而言又有何意义呢?

前世信息如同集体潜意识那样,有存储于人的最底层潜意识的可能,就像我们人的样子会被有原则传递一样,前面的信息一定或多或少会和我们有联系。有相关宗教信仰经验的人比较容易被提取,因为有前世的理念已经被其内化。当然,求助者被自己投射的画面来取代前世的也是很有可能的。

但是前世催眠的应用价值已经是不争事实,即使不是真实的,只要个案了解的前世哪怕是自己投射的,只要能解释当下要解决的心理问题,那就有治疗作用了。

所以,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好奇了解前世,而是为了治疗,不同的目的决定了前世催眠情景真假的重要性。另外,前世催眠也更有助于催眠师深入地了解个案。

但在前世催眠中我们要做到不急于认同,保持中性的回答,让来访者自己体悟其真假。我们还要以能否给个案以「纯净」的信心来作为我们的最最重要的终极目标,其它都是技术,而技术永远只是我们表达爱的一种方式,前世催眠也一样。

催眠秀是催眠应用的一个很有影响力的话题,催眠秀是一种很好的宣传催眠的方式,人在专注于一件事情,并感觉很快乐的时候,其本身就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所以催眠秀本来就可以具有娱乐性之外的治疗效果.

不过为秀而秀是以秀的那一方为主要获益目标的,而以治疗为目的的秀是以看秀的那一方为主要获益目标的,作为一个催眠师我觉得还是要以求助者为中心,设计出有疗效的催眠秀为主要目标。

有些催眠秀俗气,不过俗气得很搞笑,也未尝不可,只是对观众和表演者的心理状态不能形成暗藏的创伤感,也就是在催眠秀设计的时候需要把关,才能使整场催眠秀的质量得以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