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催眠的神奇力量

  在年轻人当中盛行一种请笔仙游戏,据说只要两人共同紧握一支笔,虔诚默念咒语就能够请来笔仙,在纸上写下一些符号。有人说这是迷信,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还有人认为这不过是魔术而已。然而在我们目睹的一次请笔仙中,所谓的笔仙真的来了。种种玄秘现象的背后究竟藏着什么?

  复旦大学心理学教授孙时进将为我们揭开其中的玄秘……

  上集

  18世纪80年代的欧洲,不少疑难的病症通过常规的方法还难以治愈。

  当时各种医术盛行,在奥地利有一位叫做麦斯麦的医生,使用一种独特的手法治疗病人。

  这看起来并不是一般的方法,既无需诊断也不用药物。然而令人费解的是,经过这样的治疗,很多人居然病愈了。

  2005年6月的一个夜里,北京某所大学的女生公寓里,一个奇怪的游戏正在进行。

  她们口中在默念着什么,彷佛正在举行某种神秘的仪式。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她们仍旧保持着手臂和身体的姿势。

  忽然间,她们似乎察觉到什么。

  好像受到某种力量的驱动,手中的笔竟然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

  最终,在纸上留下了杂乱的线条。

  小华:害怕,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小陆:笔仙,我感觉是传说中的笔仙来了

  所谓的笔仙,正是她们希望通过这个神秘的游戏请出的神灵。

  小陆:当时大家都不说话,特别严肃,和平时很不一样。

  小华:当时大家都不说话,特严肃,跟平时一点都不一样。我本来没拿这当回事儿,后来把灯关了,点了几根蜡烛,特别暗。那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后来我就越来越害怕,特别紧张。

  小陆:我伸出手 跟她的手握在一块儿,我觉得她的手心都是汗。

  我同学告诉我,想让笔仙显灵一定要心诚,所以要一直默念:笔仙笔仙请出来

  小华:我们一边念 笔仙笔仙请出来,心里想笔仙一定会出来,这样才会有效果。

  小陆:我听我的同学说,想要笔仙灵,一定要心诚。所以就一直在默念:笔仙笔仙请出来。

  小华:过了很久,笔好像动了一下,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快。我感觉我没有动。

  小陆:我没动,就是感觉有人拽着我的手。

  小华:以前挺好奇,现在觉得挺可怕的。

  小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觉得肯定有什么原因。

  年轻人当中盛行的请笔仙游戏,据说只要两人共同紧握一支笔,虔诚默念咒语就能够请来笔仙,在纸上写下一些符号。

  有人说这是迷信,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还有人认为这不过是魔术而已。

  然而在这天夜里的“请笔仙”当中,所谓的笔仙真的来了。

  孙时进,上海复旦大学心理学系教授,长期致力于心理暗示研究。在研究中他对民间盛行的神秘活动产生了兴趣,传说这些活动中存在许多无从解释的现象。

  孙:我在心理学研究中间,看到了,查阅了民间的有一些活动,比如说是请笔仙,

  在研究请笔仙的过程中,其中一些特殊的环节引起了孙时进的注意。

  孙:我看在请笔仙活动中间,往往她们都是先制造一种气氛,比较神秘的或者是光线暗的,周围环境安静的这样一种气氛。

  午夜时分,喧嚣褪去,一切陷入了黑暗之中。隐隐的烛光微微照亮眼前有限的视野。寂静让每个人的神经变得异常敏感。

  小陆:我们等到十二点,把灯都关了,然后把蜡烛点上,屋里特别很安静,好像连自己的呼吸都能听见。再加上关了灯,除了面前的桌子,四周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

  小陆:玩笔仙之前, 听同学说请笔仙一定要心诚

  小华:只有心诚笔仙才会出现。我很相信这句话,一直跟自己说笔仙一定会出现的,所以我一点都不敢走神,挺专心的。

  孙:周围环境比较安静,光线比较暗,然后大家都很专注,在这么一个过程中间,她们首先进入一个非常专注的气氛,在默默的期盼着笔仙的降临,在不断的企盼过程中间,她们高度地集中注意力。

  黯淡的环境,虔诚的企盼。她们在不自觉当中高度集中了注意力。

  孙:在这种情况下,她们两个人都处于一种高度的注意力集中,这样的一种环境的气氛最容易使得暗示起效果。

  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下,最容易使暗示起效果,那么暗示究竟会有多大的效果?

  为了验证暗示的效果,孙时进通常会做一个这样的单摆实验。

  首先,孙时进拿出一根细绳,在细绳的末端系着一枚铁环。他和实验对象小赵中间还摆着一条标尺和两块银色金属。

  他告诉小赵,这是两块磁铁。

  小赵在孙时进的要求下,注视着铁环,拨动铁环,使得铁环左右摇摆起来,并且深深的记下眼前的景象。

  接着他让小赵接过细绳,然后闭上眼睛。铁环悬空停稳后,置于标尺中央。

  同期:现在能不能感到磁铁的吸力?好,那你再慢慢慢慢地往下降。

  你现在感觉到磁铁的吸力了吗?好,感觉到了,你现在感觉到了铁环在磁铁的吸引之下慢慢的摆动起来。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同期:两块磁铁靠近了,你会感觉到磁铁对铁环的吸力越来越大,铁环的摆动幅度也越来越大。

  铁环在磁铁的吸引下左右摇摆,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为什么孙时进会如此兴奋?而这个实验的用意又是什么呢?

  孙:在单摆实验中,那是两个铁块,是不具有磁性的,所以也不存在着是由于磁铁的吸引。

  没有磁性,也就意味着铁环根本不会受到吸引而左右摇摆,可是铁环的确摆动了起来,甚至随着两块金属的不断靠近,铁环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孙:在实验中间我告诉小赵这是两块磁铁,这句话是非常重要的。

  同期:好,现在感觉到磁铁的吸力了吗?好,感觉到了。

  孙:我让小赵把那个单摆摆动一下,然后让他记下这个画面,这样的话他在头脑中就形成一个比较生动直观的画面。

  同期:好,现在轻轻地闭上你的眼睛。感觉。

  同期:你现在感觉到铁环在磁铁的吸引之下慢慢地摆动起来。

  同期: 两块磁铁靠近了,你会感觉到磁铁对铁环的吸力越来越大, 铁环的摆动幅度也越来越大。

  问题就在这里!我们发现孙时进并没有让小赵摆动铁环,而只是不停的暗示他:铁环处在一个强磁场中,并且正在受到磁铁强大的吸引力。

  孙:在心理学中间,常常提到暗示这个概念。从广义的暗示,可以说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间,时时刻刻都在接受各种各样的信息。有些信息是我们有意识注意到的,并且接受下来的;有些信息是我们在不经意中间接受下来并作出反应的,这样是一个广义的暗示。

  然而所谓的磁铁只是普通的铁块,因此强磁场的存在也不过是个假象罢了。

  难道仅仅通过小赵的想象就能够让铁环动起来吗?

  暗示发生的时候,信息便在我们的不经意之间悄悄潜入我们的大脑,而且在我们的无意识当中,不断影响着我们的行为。

  事实上,当孙时进的暗示逐渐被小赵接受,小赵的手便产生了轻微移动。这个力量通过细绳传给了铁环。

  随着暗示的深化,小赵的手移动地越来越大,从而带动铁环作大幅度的运动。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这个实验,很难想象人在接受暗示之后竟会出现如此不可思议的反应。

  寂静的深夜,微弱的烛光,虔诚的期待,精神的高度集中,这一切无疑是暗示产生巨大作用的最佳环境。那么请笔仙是不是和暗示之间存在着什么隐秘的联系?

  在单摆实验中,孙时进不断地用语言刺激小赵想象铁环摆动的画面。

  在这种情况下,暗示产生了强烈的效果并不难理解。

  然而在请笔仙的过程中,并没有人向她们发出暗示的信号。

  更没有直接的力量驱动她们的手。

  那么手中的笔又为什么会不受控制的动起来呢?

  从一开始,我就一直保持不动,我真的没动,我问过她,她说她也没有动

  我觉得笔动起来了,都不是我跟她的力量,好像有一种特别奇怪的力量,我们都没法控制

  孙:人的运动我们有时候说是有随意运动跟不随意运动,比如说我把手拿起来,这就是一个随意运动,但是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比如说我这个小指头就在微微的在颤动。这个颤动并不是受我意识控制的,这个小指头动应该就是说一个不随意运动。

  孙时进曾经做过一个这样的实验,来证实这种不随意运动的存在。首先,他让实验对象紧握一只笔,然后将笔尖轻轻点在纸上,并且整只手臂完全悬空。

  在他的要求下,实验对象闭上眼睛,尽量保持手的静止。

  尽管孙时进不断告诫实验对象不要移动手臂,但是,一分钟后,他发现实验对象的手还是移动了,因为白纸上留下的轨迹并不是一个点!

  孙:在请笔仙这个活动中间,除了前期的气氛铺垫之外,是一支笔被两个人控制着拿着,在这个拿的过程中间,在高度的入境专注状态,就可能产生一个不随意运动。

  正如在不随意运动实验中我们所看到的,一个人在集中注意力的情况下,努力尝试保持手臂静止的状态。然而事实证明,意识根本无法让手保持绝对地的静止,所以请笔仙的过程中,发生肌肉的不随意运动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不随意运动往往只是肢体的轻微运动,

  但在请笔仙的过程中,手的移动幅度远远超出了不随意运动,而且最终留在纸上是一些杂乱的线条或者符号。这仅仅用不随意运动似乎无法解释。

  如果还存在别的原因,那么又会是什么呢?

  小陆:我当时感觉笔动了一下,那时候注意力特别集中,周围特别安静,所以笔微微动了一下,我都能感觉到。

  在长时间的等待中,终于有一方的手发生了一次稍大幅度的不随意运动,那么另外一方感觉到之后又会做出什么反应呢?

  孙:两个人中间其中一个人如果产生了一个肌肉的不随意运动,另外一方在高度的入境之下,很敏感地接受了这个小的动作。

  从笔仙的笔迹来看,笔一定经过了大幅度的运动。之前那个小小的动作又是如何演变成后来这个大幅度的运动呢?

  小华:我听说只要心诚,笔仙就一定会出现。所以当时笔动了一下,我就不断对自己说,应该是笔仙来了。

  小陆:我想就是笔仙来了,我自己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后来,手都不受控制了。

  在单摆实验中,孙时进不断向小赵发出暗示,铁环处于强磁场中。在这种暗示的强烈作用下,铁环摆动的画面就在小赵的脑中不断出现,结果手就在暗示之下不自觉地动起来了。

  那么在请笔仙的过程中,她们虔诚地相信笔仙一定会出现。而且她们知道,一旦笔仙降临,手中的笔就一定会运动起来。在这种强烈的自我暗示下,尽管手只是由于不随意运动而动了一下,但是在她们看来只有一个原因–笔仙显灵了。

  正是如此,自我暗示的信号悄悄潜入她们的内心之后,撞击着敏感的神经,信号不断地得到放大,不断地被强化,直至她们的手不受控制地运动起来。

  心理学专家的探索,拨开了笼罩在笔仙现象之上的重重迷雾。

  笔仙也许并不像许多人想象的那样,有灵异的力量在操纵,而是来自我们人类自身一些不被注意的心理和身体的联系。

  但是,这种请笔仙的游戏并非都能成功。对于部分暗示敏感度较髙的人群来说,成功的机会比较大。

  尽管如此,目前的这些现象足以说明心理暗示潜在着巨大的力量。

  那么我们是否能够利用心理暗示的强大作用,为某些奇怪的心理疾病带来治愈的可能?

  十八世纪, 一种叫做麦斯麦术的治疗方法在奥地利引起了轰动。

  当时,麦斯麦医生在他的治疗室里,摆着一个装有铁屑的桶,从中通出一些金属棒。麦斯麦让病人手扶金属棒,并告诉他们桶里的磁气可以通过金属的传导到人的身体来治疗病症。

  麦斯麦治疗的方法看上去十分奇特。然而令人费解的是,经过这样的治疗,很多人居然病愈了。

  后来他到了巴黎,用同样方法成功治疗了一些病人,赢得极高的声誉。但同时也遭到科学界尤其是医学界的反对。很多人指控麦斯麦是骗子。

  争论一直到了皇宫,引起了路易十六的注意。于是他委托一个包括科学家富兰克林在内的调查组,前去调查麦斯麦的奇怪疗法,结果富兰克林宣称麦斯麦的磁力说只是一场骗局。

  这样的判定宣告了麦斯麦悲惨的命运,

  最终麦斯麦不得不离开巴黎,在瑞士寂静地度过他的余生。

  直到麦斯麦去世,也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奥秘。其实就连他自己也没有真正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许多年过去了,麦斯麦术却仍旧在欧洲悄悄流传。这个谜团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显得扑朔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