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疗法在学校中的运用

 学校恐怖症的催眠治疗

  所谓学校恐怖症系指儿童异常害怕上学,经常以呕吐、腹痛为理由而请假不上学。即使勉强来到学校,也是沉默寡言,学业成绩不佳、任何事情都缺乏主动性,与老师、同学都不能进行正常的交往,被老师和同学视为“怪孩子”。据统计,1000名儿童中约有17名由于过度恐惧而不能上学。这种儿童往往不愿离开亲人或离开家。因为教师和同学不能随时满足他的要求,或以他为中心给予特点的照顾,甚至对他的缺点经常给予严厉的批评,这就引起他们强烈的焦虑与恐惧,致使出现某种躯体症状。对于这种学校恐惧症,一般性的思想教育难以收到很好的效果,过于迁就既是不可能的,同时也无补于他们的心理疾病。利用催眠术的方法,可以使他们的症状及其精神面貌得到较大的改观。下面,我们将详细介绍一则催眠师治疗学校恐怖症患者的案例:

  W是一名初二年级的男生,据他的教师介绍,W的特点是:孤独、不讲话、学业成绩不佳,老师从来没有听他说过一句话,所以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想法或困难。

  在催眠师与W的第一次面谈中,催眠师还请来了与W相对较亲近的的两位同学X和Y。以3人为1组,事前没有告诉他们面谈的真正目的,只是说:“我想了解学生的情况,所以请你们来谈谈”。开头3人都很紧张,催眠师便与他们闲聊几句,接着说:“既然大家到了图书室(面谈地点是在图书室),不如让我们先来翻翻书吧。”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消除W的紧张感。

  W稍微犹豫了片刻,看到他的同学已采取行动,便模仿他们,从书架上拿下一本《汤姆·索亚历险记》。虽然动作慢慢吞吞,却十分有耐心,看得出来,他并不是不喜欢读书。这种和谐的气氛持续了20分钟以后,接下来就进行谈话。

  谈话不是以单刀直入的方式进行,而是从比较琐碎、愉快的事情开始,逐渐引了核心话题。催眠师问题:“你们现在开设哪些课程?新生训练时对学校生活有什么感想?现在又有开设哪些课程?新生训练时对学校生活有什么感想?现在又有什么感想?你们班级的情况怎么样,有哪些优点和缺点?与班上的同学相处如何?目前班上流行什么样的游戏?你也参加吗?你喜欢从事哪些活动——读书、游戏、品尝美食、其他,情形各如何?你认为自己怎么样?对将来的前途有什么打算?回家后都做些什么?家庭与家族的情况如何?住宅附近的环境如何?……”由于X的涌跃而言,Y也开始积极的讲话,这使得气氛变得十分热烈。W开始只是偶尔点点头,表示附和。后来,在谈话进入自由聊天阶段时,催眠师间或用目光来鼓励W开口发言。于是,W也开口讲话了,并露出了笑容。由此可见,W并不是真正一言不发的人,只是对环境、气氛的要求比较高而已。W的讲话内容可归纳为以下几点:功课方面虽然缺乏自信,但并非不喜欢。刚入学的时候害怕高年级,现在仍然有一些害怕,同时也害怕几位老师。在班上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同学,但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最厌恶粗暴的行为,喜欢棒球运动。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前途。回家后和弟弟以及邻居的孩子玩,所以,在家里不会感到寂寞。住宅附近的环境不错。

  第一次面谈结束后,催眠师告诉X、Y和W:“3个人一起来,可能妨碍个人的行动,所以下一次希望和你们个别面谈,这样谈话的时间可以长一些。反正只是看看书、随便聊聊。可能的话,不妨将平常所做的消遣的事,也和我谈谈。”经观察,他们三人都没有呈现紧张不安的趋向。

  第二次面谈只有W一人。还是先让他自由地翻翻书,然后对他说:“现在我们一起来做做操,松驰松驰身心,你会感到十分舒畅,精神也很愉快……好的,现在再让我们做深呼吸,你会感到更加舒服……在做操与做深呼吸时,采用适当的语言,将其导入较浅的催眠状态。接着,要求W读一段书,开始的时候,W只能低声诵读,但经催眠师的鼓励、诱导,声音逐渐变大,大大方方地读完一章。读完后催眠师再进行一系列的暗示:”你读得很好,原来你的潜能很大,以后在课堂上,你不需要再畏缩,可以积极要求起来读书,相信你今后独处时,也能像现在这样充满自信,你可以轻松地和老师自由交谈,也能够大专地回答问题,以后你在课堂上不会再胆怯了,能够充分理解老师的授课内容,即使有不懂的,也会去问,你也不再孤独了,而会去主动结交朋友。”

  象这样一次30分钟的朗读与交流之后,按照上一次所约定的,让W谈谈在家里玩耍的情况,结果他滔滔不绝、无所不谈。第二天老师和催眠师见面时,惊喜地说:“W已有了很大的改变,今天早上他面带微笑和我谈了好一阵子话。”

  第三次面谈一开始,催眠师就用呼吸法把W导入浅度催眠状态。先令其读书10分钟,然后与其他人一起进行座谈。这次W显得很放松,能与其他人自由交谈。没有任何抵抗或害羞的表现。在解除催眠状态以后,也是如此。

  三次面谈,治愈了W的学校恐怖症。后来,他上课能积极发言,甚至自告奋勇要当小老师,课外也能和同学校一起活动、交往。W的精神面貌为之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