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新世界

发现新世界

我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疑惑的问题。许多圣哲贤人倾注毕生精力,为之探索、为之答疑解惑。然而糊涂的世人,却仍被世俗的烦恼、欲望、执着所困扰。

如果有一天,有人告诉你:我们的当今世界已经是地球上第四纪文明了。我们的人类并非是由猿通过劳动而进化的,达尔文学说似乎过于牵强。太阳系中的地球也并不是本星系唯一的骄子,金星、火星曾经有过高于地球文明的辉煌历史。现代地球人是外星人(河外星系的蟠龙星)父本与当时地球上智商最高的灵长类母本繁衍而得。

每当夜幕降临,仰望浩瀚苍穹,着实令人心旷神怡,匪夷所思。一种无法按捺的冲动,力推着周身的血液,向大脑喷涌。刹那间的飘然欲坠、清净超脱简直忘了自我的存在。在宇宙面前,人类简直太渺小了,地球太渺小了,太阳系也太渺小了,银河系……

在地球形成的四十六亿年面前,生命始终以强者的姿态显示着自己的存在,一时一刻也没有停止漫长的进化过程。从单细胞的藻类海洋生物到多细胞的陆地菌类生物,从植物和无脊椎动物,消耗掉将近三十五亿个春夏秋冬。

五亿多年前,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寒武纪时代生物大爆发,持续了整整二百万年。这一突变,似乎为地球的生物进化涂抹了浓重的一笔。它首先使海洋生物——海口虫,演化成了低等的腕足类和古杯类陆生动物。从三亿五千万年前的石炭纪时代起,便揭开了爬行类动物家族横空出世的序幕。三十多门动物闪亮登场,在漫长的四亿年进化过程中,为地球世界谱写了一曲辉煌的乐章。从哺乳类动物诞生的三叠纪时期到今天已经整整持续了两亿三千万年,此间的酸甜苦辣、血雨腥风,看来只有它们自己才能够心知肚明。

当历史的脚步迈进了两亿年前的侏罗纪时代,地球世界又一次选择了它的新宠儿——恐龙。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这个庞然大物足足主宰我们世界一亿六千五百万年。它们为生存而抗争,适者生存,弱肉强食,物竞天择,优胜劣汰,从而形成了一套近乎完美的宇宙自然法则。但是,好景不长,大约在六千五百万年前,具体的说是白垩纪末期,一场地球生物大进化逐渐结束了恐龙时代。据考证:一种观点认为地球上的有花植物更加繁盛了,渐渐地取代了恐龙赖以为继的无花类植物——苏铁。另一种说法是由于地球招致天外星体毁灭性的撞击,而导致了地壳变迁、物种灭绝。一个绚丽多彩、气象万千的新世界,从此抛弃了它的真正主人—恐龙。但这仅仅是假说而已,无法考证。

世界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纪元,二百五十万年前的第四纪人类诞生,拉开了文明社会的帷幕。五千年前的炎黄五帝和玛雅文明,同时把我们人类引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世界从此走进了现代文明。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改朝换代,硝烟战火……如果把地球诞生到今天确定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话,而人类的文明史只占最后 一天的最后几分钟,实在是微不足道。而我们的每一个生命,在这位四十六亿岁的长者面前,宛如白驹过隙、浪花一闪。
中华民族的古代先哲为他的后代们积累了做人和治国之道,仁、义、礼、智、信和百善孝为先成为了中华民族的瑰宝。行善积德、因果报应、看破放下是佛学教育的精髓所在,历朝历代的芸芸众生从孩提时代就被灌输了三纲五常和孔孟之道。千百年来先进的文化思潮和科技进步始终是从东方向西方倾泄,然而三百年后,发明了火药、指南针的中国却被西方列强用此技术武装起来的军舰和枪炮瓜分着、奴役着、杀戮着。天性善良、睿智、谦逊、纯朴的中国人始终遵循着祖宗的训诫:亲善守诚,以和为贵。

西方文明的崛起预示了人类第四纪文明的没落,科学技术成为了一些列强实现其个人野心、欲望膨胀的发泄工具,掠夺式开采、急功近利的消耗不可再生资源。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遭致人为毁灭式破坏,物种灭绝、生态失衡、资源(水、石油、矿藏等)匮乏越来越显露出来。

我们引以自豪的地球,在现代工业文明的淫威下,坦然的在自掘坟墓,作茧自缚。

本来伴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我们人类应该尽快研究如何能摆脱地球世界愈演愈烈的自然环境,日益匮乏的物质资源,如何利用光能、磁场能、微波能、宇宙能、核能来替代不再生资源。科学家对宇宙和生命的感悟似乎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难以统一。

地球之大,着实令科学家们望洋兴叹,然而伴随着阿波罗登月计划的成功,人们才开始将目光转向广大的太阳系,问鼎火星尚需时日。

面对浩瀚如垠的太阳和太阳系,我们骄傲的地球不得不相形见绌,自愧不如了。

太阳的体积是地球的一百三十万倍,重量是地球的三十三万倍。太阳系的直径是一百二十亿公里,它的能量还能维持多少年?据悉,不久前太阳系的九大行星当中又喜添了第十位成员,但是目前尚未发现其他生命存在的蛛丝马迹。

太阳系与它所处的银河系相比,简直是沙漠一砾,沧海一粟。在银河系以外还有无数的河外星系,这就是宇宙吗?我在问,人类在问:五千年的人类文明,您能告诉我吗?!

我翻阅着《诸子百家》、《四库全书》、《圣经》、《时间简史》,欲求先哲智圣们的启迪,从《易经》阴阳五行的神秘和玄虚到《孔子》儒家中庸思想的治国韬略、做人准则;从《道德经》阴阳生万物的宇宙自然法则到《逍遥游》宇宙生命万物周而复始的运动规律;从《圣经》亚当夏娃的创世纪开始繁衍人类到霍金的《时间简史》重新对宇宙的起源、时间、空间、黑洞、白洞、暗物质(有称太极粒子)、反粒子的认识和定位……我越看越迷惘,越看越不得其解,越看越摆脱不掉自我的狭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