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使她告别失恋的痛苦

她打电话来预约时,问我:「催眠可以让我忘掉失恋吗?」

标准答案是,可以,然而被压抑掉的记忆往往是日后精神疾病的种子,所以催眠治疗师不会这样做。但那时候我有一种感觉,我不能这样说,她受困在诺大的痛苦中,需要一个抚慰性质大于真理的回答。

我说:「没问题。」

于是她来了,在大致了解恋情始末之后,我引导她进入催眠状态,一层层深入,直到她的意识清晰、情绪静谧,潜意识的大门敞开了……

我说:「现在我要帮助妳告别这段感情,在妳遗忘之前,我要请妳回顾这一切,一边回顾,一边告诉我,妳的感受、妳的心得、妳从中学习到什么,等妳回顾完了,我就会下指令让妳忘掉一切,妳就会成为重新出生的人,像婴儿一样纯净……」

她忆起两人相逢的时候,笑了,暧昧不明却初萌的爱苗,就像灿烂的高空烟火炸开了;她想起她第一次告诉同侪说:「我男朋友送我好棒的生日礼物哟!」那种得意的心情。

我问:「有人追求妳,带给妳什么感觉?」

她说:「当我们手拉手走在路上,迎接路人的目光,我觉得自己是有人爱的,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

我感觉到对这位自信不足的女孩来说,一个男孩的热烈追求带来极大的证明。

「那么当他移情别恋,妳的感觉是什么?」

她哭着说:「垃圾、废物、没人要的女人,呜呜呜……」

我紧抓不放,问她:「妳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

「小学五年级……爸妈离婚了,妈妈带走妹妹……呜呜呜……」

接下来的四次催眠治疗里,我们探索了父母离婚对她的影响(她一直以为自己不好所以妈妈没带她走),探索了她与男友的互动关系(她是讨好型),探索了恋爱可以带来哪些成长(例如认识男人跟女人的需求差异),探索了她的人生目标(显然恋爱只是她人生的一部份而不是全部)。

最后一次催眠结束时,我问她:「妳现在需要我下个遗忘的指令吗?」

她笑了,轻声说:「老师,不用了,我从这段感情学习了很多,我要清楚记得这一切!」

忽然间,她若有所感地说:「老师,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给我遗忘的指令,是不是?」

哈哈哈,真是有慧根!

在深度催眠状态下,可以下指令让人产生「失忆现象」,而且,这是一种可以逆转的机制,失去的记忆并不是抹除了,只是放到潜意识更深之处,暂时不去提取而已,日后还是可以再下指令唤回来。

然而,痛苦提供人们超越与转化的机会。活在世间,每个人都在受苦,与其在痛苦中哀嚎,何不透过痛苦获取最大的成长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