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觉与认知扭

最近大陆的选美比赛出现一则插曲,就在主持人宣布后冠得主时,三号小姐误听成是她,一时激动无比,泪流满面地从一行佳丽中走出来,全场错愕,场面非常尴尬!
无庸置疑,三号小姐多么希望自己赢啊!从心理学角度来看,这是典型的内心期望扭曲认知的例子。
老人撰写回忆录,也是绝佳的心理学研究对象。通常,人会倾向于遗忘不光彩的事情,或者以对己有利的观点来叙述往事。如果同一件历史事件的参与人都写了回忆录,那么,交叉比对其间的差异,将会有莫大的乐趣。
不久前,在我的催眠课程中,很罕见的同时有三位学员进入了第六级催眠深度。
第六级催眠深度是舞台秀催眠师的最爱,它的特色是会产生「视若无睹」的负性幻觉。
我下了指令说:「等一下当我请你打开眼睛之后,我会问你:现在几点钟?你会去看你的手表,可是你会发现手表不见了,然后你想找室内的其它钟表,你也都看不见。」
就在其余学员屏气凝神观望时,三位慢慢打开眼睛了,很明显的,处于深度催眠状态下,眼神与表情都令人感觉到「彷佛置身于时间流动缓慢的异次元」,于是我很有把握地问:「看看你的手表,现在几点?」
第一位学员缓缓偏过头来抬手看看表,才瞧了一眼就说:「不知道耶。」然后东张西望了几下,又说:「老师,你这儿都没有时钟耶。」
这是标准反应,她完全看不见时钟与手表。
第二位学员则露出非常疑惑的表情看着手腕,每当她快看见表面时,手腕就会转动,把表面转至视野死角,彷佛她的手表正在手腕的操控下,与她的眼睛玩起捉迷藏游戏。
她说:「老师,我知道手表就在手上,可是它不听话,它会乱跑!」
看到这儿,其余学员都忍不住掩嘴偷笑了。
第三位学员则非常干脆地看了看手表就放下,还闭上了眼睛。
我以为他没有成功进入第六级深度,没想到他回答说:「老师,我有老花眼,眼前都是雾,所以看不见!」
而我可以跟你保证,他视力好得很,几分钟前还拿着讲义帮大家念了一大段「如何分类催眠深度」的数据。
所以同学们个个笑得人仰马翻。
透过深度催眠诱发幻觉的实例,可以明白:当人接受了看不见手表的指令后,他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实现指令。
这正是内心期望影响认知的催眠实验。
幸好这只是上课的示范,学员会立刻知道是受我刚刚给的指令所影响,不会把幻觉带进生活里。
可是在现实生活中,人们背负多少幻觉与认知扭曲行走在人生道路上呢?
身为催眠师的我,深刻了解人是这么容易被影响而看不见真相,如果缺乏强烈的自我反省与理性检验,人生真是寸步难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