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催眠全世界吗?

一看到这个题目,不免吓一跳。催眠全世界?如果成真的话,会怎么样?其实,催眠全世界也不是不可能,甚至已经有人有过类似的经历。比如二战时期的法西斯,其实就是一群被催眠了的狂热分子而已。并且,网络时代也给我们创造了无限的便利条件,催眠全世界不仅仅是可能,也是可行的。之前就有媒体报道,有催眠师通过网络催眠了上亿的网民,网络催眠时代逐渐到来了。
从我开始学习催眠以来,就不断有机会进行集体催眠,每一次都使我的催眠技术更加精进,渐渐地我发现集体催眠效果良好,也摸索出不少诀窍与注意事项。
由于催眠可以单纯地运用语言的引导,使人进人催眠状态,所以,只要有良好的声音媒介,就可以同时催眠大量的人群。
国外的催眠师曾经尝试过电视催眠、广播催眠,一次催眠广大的群众,获得很好的效果。
因此,理论上,如果给我最好的宣传、最好的媒体、最好的同步翻译人员,我可以进行全球催眠,把最好的信念输入全人类的心智结构中,改变人类集体人格,让这个世界不苒蠢动。例如,将四海一家,天人合一、悲悯宽恕、己所不欲勿施干人的信念通通输入六十亿的潜意识,那么,这星球将会多么美丽然而回归现实,这种全球规格的集体催眠不过是个浪漫幻想。就算有这样的机会浮现也一定会被各种不同的利益集团、宗教团体,政治势力杯葛。
集体催眠最大的缺点是难以照顾到个别差异.所以需要特别处理的个人问题最好以一对一的方式进行。最大的优点,则有两个,其一是可以一次帮助大量对象,第二是可以善用群聚的集体气氛,更有力地引发个体潜能,来达成超越平常的效果。
我是个催眠师,无权无势,每天在咨询室做个别治疗,有时候不免会幻想着,如果有机会做大规模的集体催眠,不知道会如何。
全球规格的,姑且不谈;全国规格的,如果透过电视、广播,倒也不是不可能。
像流行歌手占据整座体育馆举办演唱会,涌进数万歌迷,这种几万人的规模,也是一种可能性。
至少,在大一点的场地,容纳几百人的,实现的机会很大。
在主题方面,以催眠来治病,来促进身体健康,将会是普受欢迎的,并且是大多数人期盼的。
最近看到报道说,全民健保开办以来,政府平均每年要补助八百亿元,健保局则每年亏损上百亿,如今地方政府且拒绝缴款,使得健保制度濒临崩溃。健保局也表示,近年药品费用增加,占所有医疗支出的百分之二十九,每年药品支出额迭七百余亿元,而台湾人每年看病次数超过十五次,都创下了难看的世界记录。我知道这是一个牵涉广泛的问题,身为催眠师,我不禁幻想着,如果有机会让我每周为岛内民众来一次促进健康集体催眠,提升每个人的心灵力量,强化免疫系统功能,不容易感冒,不容易罹患身心症,帮助病人加速痊愈,如此一来,保守估计,保证每年减少一百亿以上的医疗费用吧!
释放负面情绪,提升自信、降低焦虑、强化业务效能,也很适合大规模集体催眠。以催眠来治疗心理创伤,也非常有效,但是在过程中,容易引发深度的情绪释放,如果没有足够的专业人员从旁协助的话,恐怕会有些人一发不可收拾,悲痛过度,或歇斯底呈。所以,这个主题不太适合人数太多的集体催眠。(我认为协助员与被催眠者的比例至少要一比十以内,如果是一百人的团体,那么进行创伤治疗集体催眠时,至少要有十个协助员。)好了,以上纯属不切实际的书生之见,姑且不论。就我个人志趣而言,所有的主题中,我最心向往之的是引导人认识自己的真面目,开发内在的大智能。而在这一点上,自己有很长的道要走,尚需努力,继续自我修炼,如有生之年能如愿,则足矣我相信这会是未来催眠学的终极研究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