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熟练时勿施术于人

催眠师的知识结构
  一般说来,初步掌握催眠术的技术并不十分困难。熟读一两本催眠方面的书籍,看过几次别人实施催眠术的全过程也就可以试试了。但是,若想要给别人治病,帮助别人开发潜能,而又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副作用,仅仅读一两本小册子,甚至是仅具备催眠术方面的知识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具备一定的生理学、医学方面的知识,这样才能对病因、病症有所了解。要有一定的心理学知识,尤其是人格心理学、变态心理学方面的知识,才能准确地洞悉受术者的心理世界,懂得并掌握各种心理疾病的疗法。譬如,心理健康与心理不健康是一连续体,它们之间没有截然的界限,在正常的、心理健康的人身上,也会有一些非正常的、不健康的因素。对此,你如何做出鉴定?这就需要渊博的心理学知识,并要通晓心理测试的方法。否则,很可能会混淆一些心理疾病,把健康者当成不健康者,把不健康者当成健康者。如果是这样的话,仅仅将受术者导入催眠状态,没有多大实际意义。而把一个健康者,仅仅是由于存在一些心理不健康的因素,误以为是心理疾病的患者,将会给当事人带来沉重的心理负担,使得本来是正常的心理状态,演化为这样、那样的心理疾病。所以,美国催眠协会就要求催眠师必须接受过内科学和心理学的正规训练方能获准实施催眠术。
未熟练时勿施术于人
  催眠术的实施是一项严肃、认真的工作,来不得半点的虚假的搪塞。因此,在没有充分的理论知识,没有熟练地掌握这门技术之前,就贸然对他人正式施术,既不可能获得圆满成功,同时也会败坏催眠术的名声。所谓熟练地掌握,是指透彻地理解催眠术的基本原理,对操作的全过程正确把握,对催眠状态的典型特征了然于心,对催眠过程中的突发事件妥善处理,娴熟、准确地运用暗示指导语,真切地洞察受术者的种种反应,并能恰当地控制自己的姿态、神情、语音、语调和节奏。
  催眠师要具备高度的自信心
  中华民族是一个以谦虚为美德的民族,尤其是知识界人士,总是避免有任何骄傲自满、口出狂言的表现。这当然值得褒奖。不过,在面对催眠受术者的时候,满口谦词则是一大忌。例如,催眠师对受术者说:”我现在对你实施催眠术,能不能成功我也没多大把握,当然我会尽力去做的。”这类看似谦虚的话却构成了消极的暗示,往往导致催眠施术的失败。所以,催眠师要具有高度的自信心,并且这种自信心要能够自然地流露出来。我国著名催眠大师马维祥先生说过这样的话:催眠术的成功,从实质上看,就是催眠师的意志战胜了受术者的意志,进而发生心理上的感应,最终导致催眠师对受术者意志的全面控制。此言一语中的,切中要害。不言而喻,欲战胜他人的意志,自己就必须有高度的自信心。倘若自身犹豫恍惚,信心不足,欲想战胜别人的意志只是一句空话。因此,有经验的催眠师在施术前总是对受术者这么说:”我曾经给许多人做过催眠术,他们都很容易地进入了催眠状态,经过测查,你和他们的情况都差不多,所以你也不会例外的。现在我就对你施行催眠术,想你很快就能进入催眠状态。”总之,催眠师所表露出的高度的自信心,本身就是对受术者的一个极有效的暗示。
  催眠师的注意力要高度集中
  在催眠过程中,不仅要不断地暗示,要求受术者注意力高度集中,同时催眠师的注意力也要高度集中,摒弃一切杂念。以全副精神凝视受术者,观察受术者每一最为细小的表现变化,努力建立起双方的感应关系。从来没有听说过心猿意马,三心二意的催眠师获得成功的。与之相反,愈是声名卓着的催眠师,愈是重视在催眠过程中保持高度集中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