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开发潜能改变自己的心态

时间:2019-1-12 作者:催眠师网

在信念那一章,我会谈到一点有关于信念对健康的影响。今天的科学家们发现的每件事都强调一点,那就是生病与健康、活跃与沮丧,都由我们自己决定。透过生理的掌握,我们可以决定我们的状态,即使那是刻意的。
  不会有人刻意地愿意说:“我宁愿沮丧,也不愿快乐。”
  可是沮丧的人是怎么做的呢?虽然我们都认为沮丧是一种心理状态,但是从生理状态上可以很清楚地辨识出来。沮丧的人走起路来,眼珠子都停在眼眶的下方(这是因为他们都在想心事,是处于触觉型),两肩下垂,呼吸微弱。他们做出这些样子,使身体处于沮丧的生理状态。是他们要沮丧的吗?一点都不错。沮丧只不过是个结果,那需要身体做出一些非常特别的样子才会如此。
  令人欣慰的是,你只要在生理状态上做出某些特别的改变,就能很轻易地产生极端快乐的情绪。然而什么叫做情绪呢?情绪是一种复杂的心境组合,也是一种复杂的生理状态变化。我不需改变沮丧者任何的内心储忆,就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改变他的心境,那就是改变他的生理状态。
  如果你伸直腰杆,挺胸抬头,来个深呼吸,就是想沮丧也不容易,因为你把你的生理状态置于生龙活虎的状态。站得直直的,挺胸、抬头、深呼吸、全身动一动,看看你用这个姿势会不会沮丧。我相信你想沮丧是不太可能的。相反地,你的脑子会从你的生理状态上得到要机警活跃的信息,结果你就变得真是如此。
  当有人找我,说他办不了某件事,我就说:“装做你能办得到。”通常他们会回道:“我不知道该如何假装。”因此我就说:“就装做你知道怎么假装。你在举止上、神情上、呼吸上,都做出应该是的样子。”当他真的装出应有的动作时,马上就觉得他能办得到。像这样去配合以及改变生理状态所做出的惊人成效,几乎屡试不爽。一次又一次地单单改变生理状态,你就可以让人们做出以前所办不到的事。因为他们生理状态改变的时刻,也就是心态改变的时刻。
开发自己无限的潜能使生理状态达到理想状态
  你可以去想一想,是不是有那一件事你做不来,但很想去做。如果你相信能办得到的话,你会怎么站?怎么说?怎么呼吸呢?现在,就请你确确实实地做出你认为你能办得到的生理状态来,看看这时候的站姿、呼吸、神情,是不是跟原先认为办不到时的样子有差别呢?如果你生理状态装得分毫不差,这时你就会觉得“好像”你能做到先前认为办不到的事。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过火的仪式。某些人面对火堆时,因为心理及生理上都做好了建设,所以充满了自信,准备一试。果然,他们能昂首阔步,安然无恙地行过火堆。然而,有些人却在最后一刻退缩了。或许是他们的内心储忆改变了,想起可能会发生的不幸后果;或许逼近火堆时,灼人的炽热赶走了原先培养出的自信。结果,他们的身体吓得直打颤,或者嘶喊,或者呆若木鸡。这时他们的肌肉僵硬,有各种不同的生理反应。为了让他们忘掉那似乎不可能发生的情况,我只要做一件事,便能很快’地消除他们的恐惧和勇于一试,那件事就是改变他们的心境。还记得我们说过,任何行为都是心境的反应。当我们觉得强壮、无所不能时,我们敢于尝试在害怕、衰弱、疲倦时所不会做过的事。因此,过火仪式让他们能有一个体验,就是能无视于过去认为所不能的,而在短时间内便可改变心境及行为,以达成目标。
  对于那些站在火堆前面打颤、嘶喊、发愣的人,你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吗?有‘一件我能做的,那就是改变他们的内心储忆。我要他们想一想,平安无事走过火堆是什么感觉,这样便可以使他们产生能改变生理状态的内心储忆。结果没有几秒钟,这些人又都恢复了原先充满自信的状态,从他们的神色和呼吸便可看出来。这时我会叫他们走,刚刚他们还怕得腿都发软,此刻却心无旁骛地行过火堆,并在另一头兴奋地彼此庆贺。但是,有时候某些人会有灼伤或仆倒火堆上的内心储忆,而这种储忆又远大于能安然无恙行过火堆的储忆时,我就得花较多的时间来改变他们的次感元。
  当某些人在火堆前吓得完全不知所措时,有一个办法让他恢复正常,那就是去改变他的生理状态。虽然改变了他们的内心储忆后,神经系统便会输送信号给身体,要它改变举止、神情等等,可是这还得多一道手续,何不直接就改变他的生理状态呢?因此当有人在嘶喊时,我就会叫他抬头看天,这时他便能以视神经来取代触神经,立即就停止了嘶喊。不信你可以试试看,当你生气或嘶喊而想退出不干时,那就挺胸,抬头仰视上方,你这时的感觉差不多马上就会改变。若你的小孩受伤时,你也可以叫他抬头看天,那么在很短的时间里,他便能停止了哭叫和疼痛,或者大大地减少这种现象。当嘶喊的人镇定下来以后,我便会叫他做出有自信能平安无事通过火堆的举止、呼吸、神情、语调来。就这样子,那人的脑子就会接到这种感觉的新信息,然后便能祛除几秒钟之前因害怕而产生的歇斯底里的状态,重新采取能达成目标的行动来。
  每当你觉得办不成某件事的时候,例如不敢亲近喜欢的异性或跟老板交谈等,你都可以采用这套方法。改变你的心像或心语,或者改变你的举止、神情、语气,你便可以改变当时的心境,使你采取应有的行动。当然最理想的办法就是同时改变生理状态及心语,你便能立即感到重获力量,做出为达成目标而应有的行动来。
  这套办法也可用于运动方面。如果你筋疲力竭时,你便会不断地告诉自己是多么的累,然后以喘息或坐下来休息的生理状态,来加强传送的信息。可是即使你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若能下意识地使自己昂然站立,调匀呼吸,便可以很快地恢复正常状态。
  我再强调,若能改变内心储忆及生理状态,就会影响身体的生化功能和电波传送,因而感觉会变,行为也会变。有许多实验显示,当人们沮丧时,免疫系统就会跟进,降低它的效率,也就是说白血球的数目会下降。不知你是否会见过一个人的吉尔连透视照片没有?它所显示身体的电化能是大大地受心境及情绪的影响,由于身心的密切关系,当它们处于昂扬状态时,全身的电流便会改变,使我们做出先前认为自己办不到的事。从我所得到的知识及经验中发现,我们身体的变化,不论是在积极或消极方面,都远比我们所认识的来得更大。
  本森博士是一位研究身心关系甚有心得的专家,他在着作中曾谈到一些骇人听闻的故事,是关于世界各地巫术的神奇力量。下面的故事发生于1925年澳洲某一个土着部落,巫医为一位被俘的敌人进行一项“穿骨术”,这位受害者相信自己得了可怕的疾病,并且可能会死亡。本森如此描写:
  “这个人当时的样子颇令人怜悯。他原地站着,脸上满布着惊恐,双眼瞪着巫医,两臂高高地挥舞,仿佛要扫去由天而降且注入他体内的毒素。不久他的面色转白,两眼无神,脸上的肌肉扭曲得都变了形……他想喊叫,可是声音却哽在喉间,只见白色的唾沫,汩汩地涌出。他的身子不停颤动,身上的肌肉控制不住地蠕动。接着他便前后摇动,仆倒在地,一下子便陷于神智昏迷,可是没多久又双手遮眼,呻吟起来…”·再不久他就死了。”
  看了这一段情节,我不知你有什么感受,但那却是我毕生所见过最细腻且最骇人的描述。这整个过程充份说明生理状态与信念之间的相互关系。其实,巫医从没碰过那个人,一点都没有。但是他的信念及生理所产生的力量,却产生了令人不敢置信的效果,彻底摧毁了他。
  是否这种情形只限于原始社会才有呢?当然不是,同样的事情也都每天发生在我们的周围。本森提到罗彻斯特大学医学中心的恩格尔博土多年来搜集了一大堆世界各地的剪报资料,谈到许多人猝死的情形。在每个案例中,都说明了那些人的死因,并非来自外界的不幸,而是肇因于个人极端消极的内心储忆,使他们深觉无奈、无助和孤独,乃至于成为像那土着部落相同的牺牲品。
  这些研究中让我深感兴趣的,是它们非常强调身心关系的伤害面,而非它的助益面。我们常听到一些人面临压力的可怕下场,或者因失去亲人而不想活下去的事情,因而知道消极的态度和情绪会使人致死,但却很少听到.积极的态度会使人康复。
  有关于积极态度带来的惊人效果,最有名的故事之一便是卡曾斯所写的那本《病理的剖析》。书中他谈到自己是如何借助笑声,从长期为病折磨而奇迹似地恢复健康。大笑是卡曾斯努力使自己活下去且一天天好转的方法之一。他的康复之道是每天大部份的时间都流连沉耽于能让他笑声不断的影片、电视节目、小说中,进而明显地改变内心储忆,造成生理上迅速地好转。他发现不断地把积极信息透过神经系统的传送,生理状态的好转便能随之而来。他睡得比以前更香,疼痛逐日减轻,最后竟完全地康复,原先医生认为他康复的机会只有千分之二。卡曾斯对于自己的体验,下了这样的结论:“我已经学会即使希望多渺茫,但是千万不要低估人类在身心两方面的再生能力,那种生命力是我们迄今最欠缺了解的。”
  有些研究或许可以说明卡曾斯的情况和其他人的类似经验,这些研究观察了我们面部的神情会影响我们的感觉后,认为人并不因是在心情愉快时才会微笑或大笑,相反地,当我们微笑或大笑时,便会启动生化机能,因而使我们感觉很顺。这些生化活动能增加脑部血液的输入量,改变氧气的吸收,加速神经系统的运作。同样地,当你的脸部有其他的神情,不论是害怕、是生气、是讨厌,或是惊奇,你都会有相对应的感觉。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399397008@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