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性行为与非自愿性行为

时间:2019-1-12 作者:催眠师网

在公布的案例中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据称,行为客体先被催眠然后受到性侵犯,或者被告知进行性活动。这种案例引发了科学与法律的复杂论争。大多数案例牵涉的催眠师是男性。他们侵犯的则是女性病人或催眠接受者。不过,一个案例也存在这种可能,即催眠被用于促成同性恋的诱奸。催眠受体是否可能被迫做他或她不想做的事?这还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领域。
这个问题已经被众多研究者讨论了许多年。多数意见似乎是,催眠术不可能用来诱使一个人对自己犯下不当行为,或者是对别人。即是说,在催眠状态中不同意的行为不可能被迫发生。
这个问题的另一种看取方式是:催眠接受者是否出现“无力”。这又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但却没有确切的答案。林恩等人对相关文献以及自己的研究进行了系统性考察。他们得到的结论是,这种情况是一种特异反应。并且因为涉及到多种因素,所以它可能发生于某些催眠课题二其他一些则不。催眠受体对催眠师的命令或行为做出响应。这证明,催眠术被用作一种工具,即用来制造无力状态或强迫机会。所以催眠术的情况远非那么简单。对于其中的原因,佩里和霍恩坎普都详细阐述了许多相关因素/理由/解释。如果被催眠者发生无力,那么就会缺乏相关行为能力。对于催眠师进一步的性性行动,她或他就无所谓拒绝或否定。催眠师则将其视为是同意的证据。如果无力没有发生,那就不能证明施害者有利用这种情况的可能。
催眠术能够也已经用于促使一个人脱衣。在性的意义上,这使得接近被催眠者的身体成为可能。并且,被催眠者产生一种现实错觉。这样,性侵犯就隐藏在一层面具之下,或者伪装为其他什么。策略的运用上,犯罪者可能建议在一个非常炎热的日子到海滩上去。或者他们一同去游泳,通过催眠让其脱下衣服穿上泳衣。另一一种伎俩则是暗示,性行为的实施是治疗的一部分。在一个案例中,犯罪嫌疑犯直接吩咐接受催眠的病人(该论文的第5个案例)手淫(推测可能是指在他面前发生)。尽管病人不想那样做,但是据称她还是“同意”了。
没有任何生殖器或身体的刺激,仅仅通过心理意象就可以带来性高潮。实验室研究已经报过了这种情况的发生。该研究只有10位受试女性(见莱文的参考文献)。仅仅通过催眠命令,女性就可以产生性唤起的有效感应进而达到性高潮。赫尼希和哈密尔顿相信一位病人发生过这种情况。只是它更为罕见。在一本治疗手册中,麦克沃恩也提到这种案例。这本书的主题是帮助不能达到性高潮的女性病人。梦遗会产生射精和性高潮。然而在3位男性那里,试图通过催眠后暗示来诱发梦遗失败了。
结论
本篇综述考察的是:对于男性和女性,未要求或非自愿的性刺激是否能够引发不想要的性唤起,甚至诱发性高潮。尽管发表的文献有限,但是相关案例和轶事都报告了一个事实结论:这种情形可能发生,并且性唤起乃至性高潮的诱发不支持这种推论,即受刺激者已经同意。针对性侵犯指控,犯罪者的辩护完全建立在受害者生殖器性唤起或性高潮的证据之上。从而,犯罪者想证明受害者已经同意。这种辩护没有内在的有效性,应当不予采纳。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399397008@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