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有危险性吗?会醒不过来吗?会说出不想说的话吗?

时间:2019-1-13 作者:催眠师网

这个问题似乎是每位想了解催眠的人都一定会问的,也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催眠现象本身并没有危险性,如果有的话,那您专心看电视、看书、祷告时都要小心了!不用担心醒不过来,因为催眠状态中的人并没昏迷嘛!但如果由第三者来帮助您进行催眠时,不当的进行程序还是会有不良的『影响』或『后遗症』的。
各位要认清一个事实,处在深度催眠状态里的人,其『接受暗示程度高』,催眠师给的不当暗示有可能造成个案本身的困扰。各为要认清的是,催眠不会有危险性,不会让您『昏迷』无意识,不会让您说出不想说的话,因为您的自主能力依旧存在,但是不能忽略了不当引导的『影响』。
小朋友常看暴力电视或电影节目,会慢慢养成暴力的倾向,并非立即的,而是潜移默化的。催眠的引导暗示亦是如此,以下列出一些不恰当的催眠引导供大家参考:
(1)负面暗示:催眠师给个案某些『不寻常』的暗示,例如:遗忘名字、吃到某些东西就作呕、看到神佛等,如果催眠师没有做适当的处理,会因个案的不同或许会产生不良的后遗症。或许会持续遗忘或作呕,但不见得每位个案都会一样。在催眠治疗中,这些『不寻常』暗示是不太需要的。
(2)疼痛控制:疼痛是身体的警告机制,告诉您哪有问题了。如果催眠师忽略了症状本身而一味的只是消除疼痛,让个案觉得『好了』,那这是很危险也不负责任的。催眠应用在疼痛控制只是为了减轻痛苦,而不是拿来治病的。
(3)年龄回溯与假性记忆:催眠中可能引导出个案过去的记忆、或是所谓前世记忆等,但某些催眠师灌输给个案的观念是,这些记忆都是『真的』,个案的反应只有两种,不是感到高兴就是悲哀。记忆是客观的,催眠所引导出的记忆有可能是『假的』、『虚构的』,不该让个案太过专注于事件真假本身,而要使其跳脱开来并认清这些回忆有可能不是真的,避免陷入了迷思里。
(4)反社会行为暗示:当催眠师告诉个案拿起刀子去杀人是神圣的,个案是不会真的去做此事的,毕竟所有道德感与防卫心是存在的。但如果常常在催眠中灌输这类的暗示,只会让个案衍生出其他发泄的行为,例如对他人施暴等等。就像是希特勒对德意志人民所说的一样,德意志民族是最优良的种族,杀掉猷太人是神圣的,终究会触动人性的『反社会行为合理化』。这类引导暗示语是催眠师不可使用的。
(5)个案的依赖性:『只有你能救得了我』,如果个案对一位催眠师说了这样的话,其依赖心可说是很强。催眠师要的不是个案常常来回诊,重要的是要让个案能有『自疗』的能力。教导个案学会『自我催眠』是一位负责任的催眠师该有的任务,让个案能够有方法来自我调整,不需要再长期依赖催眠师。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399397008@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