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后暗示的哲学启发

催眠后暗示的哲学启发

有一次在催眠训练课程里,我邀请女学员小玲登场示范。
当她进入深度催眠状态后,我暗示她,等一下当我拍手一声,她就会睁开眼睛,并且看见坐在她前面的人,是失散多年的好朋友。
这个示范是要用催眠来制造幻觉、呼唤记忆、活化情感,难度较高。
拍手完毕,小玲睁开眼睛,往眼前的同学一瞧,眼眶立刻湿润,鼻子转红,然后一个箭步跳过去拥抱「失散多年的好朋友」,一边啜泣,一边说:「这么多年了,我好想念你喔……」
我在一旁问她:「她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的朋友?」
小玲不假思索,抽咽地说:「她是林灵,是我高中时代最要好的同学……」
我耐心等候她叙完离情,回到座位后,再度下指令说:「我们准备结束这次的催眠了,当我弹指头一下,妳就会睁开眼睛,结束催眠,然后,妳会站起来,把大门打开,而妳会忘记这是我要妳打开的。」
小玲听见我弹指头一声,就张亮眼睛,表情轻松,我问她感觉很轻松对不对,她说对,然后我故意不理会她,慢慢地环视同学一周。就在这寂静的时刻,一股张力逐渐绷紧,大家在期待着……
小玲好像在思索什么,又好像有些迟疑,天人交战了几秒钟,终于霍地站了起来,往大门走去。大门敞开了,她露出一种轻松的神情,彷佛把心上一颗石头给卸下了。
我立刻问:「什么原因使妳把门打开呢?」
小玲毫不犹豫说:「等一下就要下课了,我先把门打开,这样大家走的时候,就很顺畅了。」同学们噗嗤一笑,小玲也跟着笑起来,但有点不知所措。
「妳的意识很清楚,对不对?」
「是啊。」
「妳起身开门前,心里在想什么?」
「我觉得有一股冲动想去开门,可是又觉得很怪,想了好久,还是觉得去开门比较好。等老师问我为什么开门时,一个念头跑出来,我就那样回答了。」
我告诉同学,这就是深度催眠状态下的催眠后暗示的典型反应,被催眠者完美地接受暗示,并且做出被指示的行为。
然而,最奇妙的地方就在这里!
被催眠者忘记了,是催眠师要她开门的。可是,他必须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开门,他绝对不会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开门。」所以,他会找出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承认无知,是一件令人痛苦万分的事情,所以人会想解释一切事情,好满足尊严的需求。
心理学教科书里的这一催眠实验,被催眠者说开门是因为室内很闷,今天小玲说要让同学方便离开,这不就是自我防卫机转里的合理化作用吗?
我说:「同学们,人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而人却以为自己知道一切。这是弗罗伊德的伟大贡献,也是弗罗伊德令人厌恶之处!人要对自己的所言所行,保持高度的质疑。否则,绝对会糊里胡涂过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