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治疗生离死别的悲情

一名住院的65岁男人,因为肺部癌细胞蔓延而即将死亡。有一阵子,化学疗法曾阻止曼延,可是最后群医束手,奈德正在等死。有元气的时候,他会利用时间和妻子伊莲谈谈心,或和医师讲话。很幸运,医师都愿忙中抽空,听他说话。
  “要什么时候会死?”奈德这样问主治医师。
  “我不知道。随时都可能发生吧!或者,也许要好一阵子。”医师回答。然后他和医师讨论如何平静安息。奈德的妻子也参与交谈,她觉得他们的说法和想法很温馨,也很安详。
  随后夫妻俩常探讨这个问题,生离死别的苦楚似乎冲淡不少。伊莲和奈德更常斯守在一起。
  奈德的癌症末期体能愈见恶化,意识变动很大。有时候陷入半昏迷状态,有时候则相当清醒。伊莲觉得他生出幻觉。
  “奈德觉得他好像在飘浮。”伊莲把这件事告诉医师。
  “也许那不是幻觉。”医师说:“很多病人常这样说。他还有提到什么?我很有兴趣多知道一些。”
  这名肿瘤科医师认为应该保持一颗开放的心灵,他让伊莲知道,无论奈德看到什么或讲出任何不寻常的事件,一切都很安全。
  “他说他又飘浮起来,感觉很舒服。他也听到门口有人说话,然后他飘过去。”医师猜想,奈德可能是听到护士在门口交谈。
  “不对,”伊莲纠正说:“那些是等着迎接他的人。”
  隔天,奈德几乎没有生命气息。”
  “他说他又飘浮起来了,”伊莲告诉医师:“他去找门外的那些人。”
  奈德听到伊莲这样说,躺在床上向医师点头。“那些人给他看一本很厚的书,上面写着他来世的名字。念起来象是巴基斯坦尼,像印度人的名字。他说他只看到名字,没看到姓什么。”
  奈德这个时候挣扎坐起来。“他们把姓氏盖着,”他嗓音暗哑,低声慢慢说:‘他们说,不行,你现在还不能看。”
  同一天稍晚,奈德告诉伊莲,他看到一辆巴士,要载他去某个地方。随后他又讲了几句话,几乎听不清楚。
  “死亡不是失去。”他有气无力向妻子说:“那是生命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