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天,南京女孩催眠复明

时间:2019-1-26 作者:催眠师网

南京有位13岁的小姑娘叫李雨婷,一天在学校打扫卫生时,她的眼睛突然看不见东西了。父母带她到多家医院进行检查,但却找不出病因。雨婷的眼睛为何突然失明,一时间,成为一个令人琢磨不透的谜。

  15天,南京女孩催眠复明

  双目骤然失明

  李雨婷是南京市江宁区陆郎中心小学五(1)班的学生,双眼视力一直很正常。2005年4月7日,与同学一起在包干区打扫卫生的李雨婷,突然间眼前一片漆黑。周围的同学很快找来了班主任,班主任立即把她送回了家。

雨婷的父亲先是带着她到大桥卫生院,接着到梅山医院,医生均表示无能为力。最后送到位于南京市区的鼓楼医院,可做完各种检查后得出的结论,让所有人大吃一惊:雨婷的视觉器官和视觉神经皆无问题,其眼睛无任何病变。既然好端端的眼睛没受到任何外来的刺激,怎么就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呢?专家们不明白,雨婷的父母更不明白。

  一向体贴懂事的女儿,突然眼睛看不见了,雨婷的父母非常伤心,甚至自责没照顾好女儿。虽然家里并不富裕,但雨婷的父母表示: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治好女儿的眼睛。

  雨婷失明后的第11天,南京宁益眼科中心的权威专家为雨婷做了精心的检查。20分钟后,检查结果与雨婷自己的感觉和表述依然完全相反。眼科中心主任李一壮说:李雨婷说一点光感都没有,但我在检查中发现她还能看到光,她能随着光源作出追光的动作,更重要的是她的瞳孔反射,若是一点光没有,病人的瞳孔反射就会消失,但她的瞳孔反射与正常人无异,也就是说,她的眼睛应该看得见。

  探寻个中缘由

  这次检查的结果显示:雨婷的眼睛对光反射很灵敏,是一双正常的眼睛,而她仍说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却看不见任何东西,这确实让人猜不透个中缘由:是检查有疏漏,还是孩子在说谎,或是背后有隐情?

  据雨婷的班主任刘老师介绍:雨婷比班里的其他同学要年长一些,性格沉稳,学习认真,是个让老师省心的好学生,表现也好,没发现其有什么异常情况。

  其父李合洪也称,自己患有哮喘,妻子胃不好,雨婷平常承担很多家务,经常帮忙喂猪、烧饭、洗衣服、照看年幼的小妹妹,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此前,她在家也从没受过什么刺激,父母也没发现她有何异常。既然如此,她会不会为了逃避什么,谎称自己的眼睛看不见了呢?

  4月21日,宁益眼科中心的医生们,决定为雨婷再做一项特殊检查:视觉电生理检查。这是一项纯客观检查,通过测定眼睛的客观指标,来判断眼睛是否发生病变。

  检查结果出来了,中心副主任医师钱涛告诉大家:电生理报告显示雨婷的眼睛仍为正常,视神经功能没出现问题,也就是视通路没问题,视中枢等也没出现病变,CT检查也做了,皆为正常,雨婷的眼睛没理由看不见。所有检查都排除了雨婷的眼睛生理上患病的可能性。既然生理检查一切正常,为什么雨婷却说看不见呢?此时,医生大胆设想:雨婷的症状很像是心理疾病中的癔症。癔症是由心理原因造成的,此病发病甚急,常会出现各种异常症状。雨婷是否得了某种心理疾病呢?

  催眠创造奇迹

  第二天,雨婷来到南京市中小学生心理援助中心。儿童心理专家陶来恒老师着手对雨婷进行面对面的心理辅导,试图通过心理辅导发现并解决雨婷双目骤然失明的问题。辅导时,陶老师握着雨婷的手,开始雨婷很紧张,手心都渗出汗了。陶老师诱导她说:“我看到你有大大的眼睛,双眼皮,眼珠黑黑的,脸红红的,非常健康,你觉得呢?”雨婷喃喃道:“我觉得也是。”谈话中,雨婷显得很拘谨。为了发现病因,陶老师让雨婷靠在椅背上,闭上眼放松全身。不知不觉中,雨婷逐步进入了心理学范畴内的被催眠状态。

  催眠是心理治疗的常用方法,在一种沉思冥想的状态中,通过谈话可以了解到当事人真实的内心世界。但对雨婷的催眠进行到第20分钟时,她的潜意识似乎有些抗拒。于是,陶老师把雨婷请进了心理咨询室,和她单独谈心。15分钟后,雨婷从咨询室走出来,脸上挂着轻松的微笑,此时,她已亲切地称陶老师为“陶老头”了。在建立了充分的信任关系后,陶老师又对雨婷做了第二次催眠。

  这次不到10分钟,雨婷就完全进入了冥想状态。催眠进行了半个多小时,当雨婷再次睁开眼睛时,奇迹出现了:雨婷的眼前不再一片漆黑,她能看见光亮了。渐渐地,她能看到眼前有人影,又能看到人影的脸,虽然看不清楚脸上的五官。陶老师问她:能看到摄像机吗?她说:“能看到,黑黑的。”最后,还能用手指着陶老师的鼻子,而且一次比一次迅速准确。短短2个小时的心理治疗,雨婷竟然能看见光亮了,且恢复了些许视力。那雨婷究竟是出现了什么心理问题,致使她会突然失明呢?

  还她一片光明

  在陶老师的建议下,雨婷又来到了南京市脑科医院儿童心理卫生研究所,几位专家在了解了雨婷的病情后,决定对雨婷进行进一步的心理治疗。通过不间断地聊天和心理治疗,雨婷完全放开了,恢复了正常孩子应有的活泼天真,与此同时,她的视力也渐渐恢复了。

  按专家的说法,雨婷属于乖孩子类型,而这种乖孩子自己内在的一些需要却往往被人忽略,她总是尽量去做让老师满意、同学满意、爸爸妈妈满意的一些事情,她可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时常压抑自己,而突然发生诸如不能走、不能听、不能说、不能看的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这些问题一般都是发生在个性特征比较敏感的孩子身上,因为他们对很多事情较为在意。这在心理疾病上叫做癔病性的人格特征。

  专家介绍,在心理学上,像雨婷这样的病例并不罕见。面对各种各样的心理压力,如果得不到疏导宣泄,孩子往往便会出现各种心理和生理病症。因此,家长在关心孩子的身体和学业的同时,不能忽视他们的心理健康。医生说:雨婷接受心理暗示的程度较高,因此一天的心理疏导和治疗,就让她的“怪病”神奇地消失了。

  翌日,李雨婷康复出院;一个星期后,她快乐地重返校园。从失明到复明,这15天的经历对雨婷来说,不光医治了眼睛的疾患,更重要的是让她推开了内心的门窗,让心灵的角落洒进更多的阳光。大半年过去了,现在的雨婷觉得自己比以前快乐了许多。

  中小学生癔病不容忽视

  记者在采访了南京市中小学生心理援助中心后得知,目前,希望得到心理援助的学生非常多,该中心的郑老师告诉记者,自从将热线改为96111后,电话几乎被打爆了,老师的耳朵每天因接听电话太多而发烫,感觉听力都不对头了,并且,要求来面询的学生也增多。

  从一些来面询的学生状态来看,类似于李雨婷这样的症状并非个案,只不过表现形式稍有不同而已,症状多为突然晕倒、失语、心慌、呼吸急促、甚至抽搐等。而此类发病者女生较多。

  南京市脑科医院儿童心理卫生研究所有关专家介绍:癔病是一类由精神因素(如重大生活事件,内心冲突情绪激动,暗示或自我暗示)作用于疾病个体引起的精神障碍。患者突出表现是对自身健康过分关切,具有多种主观症状,但各项检查均不能证实有器质性病变。

  而女中学生多具有天真幼稚、情绪不稳、反复无常、学习负担过重、易受暗示等特点,因此,这就要求家长以及医护人员应针对学生发病的病因和临床表现,制定相应的护理措施。

  而最为主要的一点,要重视对患者的健康教育。癔病患者多具有敏感、多疑、固执的人格特征,因此,在护理方面,家庭和社会的作用不可忽视。对家庭和社会成员进行健康教育,动员社会、家庭、学校各个方面的力量帮助患者建立健全的人格,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教育患者的父母不要对患者过分宠爱,也不要过分严格要求。鼓励孩子培养广泛的兴趣、爱好,读一些有益的课外书籍,多与同学接触,保持健康的心态,以免疾病反复发作。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399397008@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