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术治疗手记——(5)催眠治疗个案(上)

第一次催眠

来访者:“我回去以后根据你的介绍,上网查了有关催眠疗法的资料,我以前从来没有想到催眠居然能够治疗心理疾病,我以为催眠是因为睡不着觉而采用的方法,而且催眠的疗效如此快速、神奇,我愿意接受催眠治疗。”
在暗示性测定之后,确定来访者是能够接受暗示,没有人格偏差,且注意力集中的受术者。

我们让来访者采取站立的姿势,注意力集中看催眠师食指和中指组成的“V”字形,手指呈一定速度前后移动。边用语言暗示眼睛发花、模糊,慢慢就再也睁不开了……这时身体也会感到疲倦,当暗示到腿再也支撑不了身体的重量时,来访者身体就开始摇晃,似乎站立不稳,这时告诉她身后有沙发,并搀扶她坐下来,选择最舒服的姿势半躺半坐着。

催眠师用语言进一步加深其催眠。让来访者在催眠状态下把自己痛苦的问题再陈述一遍,目的是比较意识状态与无意识状态对其问题的认知、感受等等。结果发现来访者的表述是一致的。

这时就其主要的问题——与异性有身体接触会产生强烈反感、恶心进行治疗。要求来访者把最痛苦的一段经历讲出来。
我们采用了年龄倒退法,当年龄倒退到11岁那一年的时候,来访者显得异常激动,口中大叫“不要!不要……”并放声痛哭。这就是事件发生的年代,来访者再次亲历那痛苦的时光。

经过几分钟的痛哭之后,在催眠师的言语引导下她开始讲述。那是在她母亲不在的时候,父亲把她抱着坐在自己腿上,用手摸她的下身,并把其裤子也脱了下来,她要挣脱着逃开,但父亲力气太大,她就大哭大叫,为此父亲狠狠地打了她。以后这样的事情又发生过多次,好多年以来她都回避父亲,她感到痛苦,但更多的是感到羞耻。
这时,催眠师一再鼓励她放声大哭,毫无顾忌地大哭。在她哭的时候,反复暗示她这么做很舒服。就这样,哭了说,说了哭,或者边说边哭。因为,第一次催眠主要是宣泄痛苦情绪,把意识层面不敢面对的经历加以疏导,不敢表达的内心世界真实感受尽情表达,从而达到减轻痛苦程度的目的。
这一次催眠的深度还是比较理想的,程度达到了中等。来访者对整个催眠过程的印象似乎知道一些,又似乎不太清楚。但醒来以后的感受是非常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