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治疗“鼻炎”实录

催眠治疗“鼻炎”实录

当事人是一位来自湖北的女孩,她患鼻炎已经二十多年了,CT检查结果显示,她两边鼻窦都有部分有炎症,左下鼻甲、右中鼻甲肥大,鼻梗骨弯曲;经常流鼻涕,鼻子经常被堵住,而且堵住的时候完全不通气;夏天,不论多炎热的天气,只要风扇对着她的上半身吹、或者进入空调环境中,她的鼻子很快就会堵塞得一点气也不通;冬天,她的鼻子经常是不通气的,只好用嘴呼吸;这个问题让她痛苦不堪。
医生建议她做鼻腔镜手术,但不能保证她一定治好,而且还有导致失明的风险;另外,手术费也很昂贵,大概需要近万元;诸多因素导致她不敢冒险去做手术。
由于她之前接触过传统催眠,而且对催眠已经有些负面印象,不太喜欢被催眠;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还是打算尝试一下。 面对这样一个当事人,建立亲和感是个难题,事实上,要取得她意识和潜意识的信任,需要做很多的工作。为了避免可能的抗拒,我对她说,这样吧,今天我们先不催眠,我们先在意识层面中来探讨一下你的问题。一边交流,一边运用非语言的呼应与诱导技术,隐秘地给她下达诱导指令,很快从她的非语言的反馈信息来看,我已经获得了良好的亲和感;再过不多久,良好的入神状态就已经建立。
接下来,我打算运用“重新架构”治疗模式给她治疗。
第一步,跟造成她鼻子堵塞的那个潜意识次人格建立非语言的沟通管道。非语言的沟通管道有个特别的好处,就是可以避免意识的干扰,因为非语言的信息是不随意的,你不可能随意地控制某个非语言的经验重复地出现;而语言是次级经验的范畴,它是可以受意识的控制而随意或重复地出现的。
第二步,运用前面建立的沟通管道,去跟造成她鼻子堵塞的次人格沟通,发现她鼻子堵塞这个行为模式背后的隐性利益——即该次人格的意图,将它的意图与鼻子堵塞的行为区分开来。
在这一步里面,当我诱导当事人去探询那鼻子堵塞的次人格背后的意图时,非常戏剧化的反应发生了,她立即感觉到鼻子、喉咙被卡住了,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来,并且伴随着不停的剃鼻涕、咳嗽、和呕吐的现象。她吐出了大量的鼻涕、痰、和口水,这个过程持续了近1小时,直到最后,她吐出了几口带有绿豆大小的黑色硬物的浓痰之后,她才停止。
她停止后,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说是被卡住了,然后我接着问她是否已经了解到了造成她鼻子堵塞的次人格的意图究竟是什么,她说已经知道了,而且非常感激它如此用心良苦地为她服务。
第三步,继续运用刚才建立的非语言沟通管道去跟她的潜意识次人格沟通,帮她创造出一些新的选择、新的方案,供造成她鼻子堵塞的次人格使用,以替代鼻子堵塞的反应。
在这个步骤里,需要去调出她的创意次人格,请它与造成鼻子堵塞的次人格一起合作创造出3种新的替代方案,而这三个新方案会比鼻子堵塞反应来得更加有效。在这个过程中,不同次人格转换时,当事人的表情、声调、姿势、动作都发生了戏剧化的改变,好像是完全不同的人似的;这正是良好的深沉入神状态的生理特征。
第四步,在此,我继续运用非语言沟通管道跟当事人沟通,确定她那造成鼻子堵塞的次人格愿意在未来的生活中负责执行这些新方案。
第五步,最后的任务是身心平衡检查。目的是为了确认这些新方案不会干扰到其他次人格的利益。这个步骤是保证这些新方案将来能够发生效用的基础。
整个治疗过程维持了足足3个小时,治疗结束后,我问她那意图究竟是什么,她说是因为小时候妈妈没照顾好她,而那时候她还不会说话,她冻感冒了,可她妈妈却不知道;直到最后,她的鼻子、喉咙完全卡住了,不通气了,她妈妈才注意到。所以,从那时起,她就形成了这样一种反应方式,冷的感觉、风吹的感觉已经成为她再次体验那种鼻子完全堵塞的经验的心锚;而且,这种鼻子堵塞的反应会带给她一种隐性利益——就是她妈妈会来照顾她。不过,这种反应也需要她付出巨大的代价——就是体验到身体上的痛苦。
经过3小时的治疗后,她已经完全改变,鼻子堵塞的反应已经被新选择替换了,她已经可以舒服地吹风扇或空调了。治疗结束后至今已经3个多月了,除了有一次感冒的时候,鼻塞反应再度回来过几天以外,其他时间一直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