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学——现代西方超心理学

1980年2月,全国第一届人体特异功能讨论会在上海召开,各地相继成立了人体特异功能研究会。不久,中国人体特异功能研究会筹备会也宣告诞生。钱学森同志在1981年5月全国第二届人体特异功能科学会期间发表的《开展人体科学的基础研究》一文中说:“气功、中医理论和人体特异功能蕴育人体科学最根本的道理,不是神秘的,而是同现代科学技术最前进的发展密切相关的,因而它们本身就是科学技术的重大研究课题。“遗憾的是,关于这一“重大研究课题“,我国至今不但没有一部专著问世,而且连一本译著也没有“引进“。

历史的追溯,使我们清醒地看到:对心灵学的研究,我们落后了一大步。当人类把触角伸及自居其间的自然界、伸及外部空间的宇宙后,便面临着一个全新的挑战。当人类靠自身力量正在逐渐把世界和宇宙掌握在自己手中时,他们必然要不遗余力地回过头来重新对人体潜能予以正视,并力图对它提出一个客观的、科学的解释。对外部存在,眼界的每一次新的开阔,都必然导致人们内视目光的进一步深化。中华民族自我意识的觉醒和人类自我深层结构研究的客观需要向我们提出,捕捉并训练人类业已存在的潜能,使之为祖国的现代化建设服务已刻不容缓。因此,对西方超心理学研究成果的引进,已经成为历史提出的严峻课题,需要我们以敢担风险的勇气和魄力,作出现实的回答。

心灵学是一门科学,大多数研究心灵学的学者大都是心灵研究某一专门领域中久负盛名的专家。尽管他们在对未知世界的问题上所持的态度不尽相同,但他们都持有这样一种观点:“鬼神“之事是源远流长的,人类迄今为止的全部文化不能不说与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东方,算卦、预知、死后续存、心灵洽疗等屡见不鲜;在西方,巫术、降神会、占星术、“魔杖“探测等也层出不穷。对诸如此类的现象应该怎样看,如何作出科学的回答,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研究课题。

心灵学,虽然与心理学起源于同一时代,但它背时背气,从未碰到过心理学的好运。心理学被人视作为人类知识大桥铺设的深层地基,而心灵学则被看成是在说谎者和精神病患者之间进行的神秘的骗局。除了世人的偏见,心灵学本身缺乏系统的理论则是被冷落的关键所在。对这个问题,心理学的大师荣格在心灵研究会上致词讲演:“我,绝不把我无法称作欺骗的任何事,指斥为赶时髦的愚蠢行为。“心灵学直接面对的是现代科学所怀疑其存在真实性的课题,不可能在生活的表层为人的意识所照亮,它具有神秘的超时代性和不见渊底的莫测性是无法回避的现实。唯其如此,“心灵学“才显出其研究的价值:究竟是人对自身认识的不足还是幻化出的虚假现象?